小说庵 > 修真小说 > 仙筹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契阵
    双剑忽如其来,让苏紫猝不及防,即使这两道剑风她都极为熟悉,但此刻这份熟悉却并没讲任何交情,剑气一前一后向她心口而来,毫不留情!

    苏紫人还在天上,对这剑气想避都是困难,更何况正阳还在她身后!不能躲,那便硬接!就在苏紫凝起月魄的同时,正阳沉稳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出剑。”

    没有任何犹豫,苏紫即刻变招,对于逼命剑气不闪不避,墨凰在手,一剑挥出!

    “天伤·击!”

    剑出瞬间,吞天焰气自两剑之中穿梭而过,直向剑来处袭去!而风携沙至,正阳的御沙之术已如铁桶般将她护了起来,平风吞雷,彻底接下这一别致的招呼后,二人终于顺利落在了罪岩之上。

    自从被攻击便一头雾水的苏紫看着眼前的阵仗,更疑惑了。

    方才出剑的自然是少泽和钟妙音,为避她那一剑,两人分别退了几步,此时正负剑而立,显然正等着她与正阳落地。而除他们两人之外,盛凌人坐在一旁半人高的岩石上,沈思瑜则亭亭立在一侧,再往旁看,楚华榕也在,更有月江清这个罪岩上难得一见的新面孔,与她站在一处。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阿苏你怎的提前回来了?”楚华榕自他们动手开始便憋着的问题终于问出了口,“不是还有一年的时候么?”

    “情况有变,提前归山了,你们这是……?”此处人多,苏紫也就没有详细解释,望着眼前的情况,她比较想有个人能给她解释解释。

    “回来也好,计划就可以提前了,你们四个,先试一试。”盛凌人却完全将她的疑惑无视,此话一出,少泽和钟妙音立刻又进入了攻击模式。

    “???”苏紫不由得退后了半步。

    “与他们对练,记住,步调需与我保持一致。”然而正阳却也只是嘱咐了这样一句,便化出了孤光在手。

    步调保持一致?什么意思?

    苏紫是不知道这些同门突然间都吃错了什么药,但眼前的情况却是不容她多想,少泽和钟妙音果然提剑便攻,而且两人的脚步,剑路,甚至剑气的波动都保持着高度的一致!这种情况下,即使两人属性不同,此时发挥出的却是两倍以上的威力!这两剑……不,该说是这一剑比方才的那剑还要完美,苏紫下意识的就要回击,但正阳的话犹在耳边,她生生的住了脚。

    “守。”

    正阳吐出这字的同时,法诀上手,苏紫立即福至心灵,与正阳划出同样手势,这是从前大师兄教过她的一套术诀,虽说她极少使用,但却不至生疏,两人动作一致,所发出的术力也相差无几,一时间火借风势,铺天盖地!苏紫的金焰莲火攻击性极高,明明是一个守诀,却让她用出了反扑的气势。

    但她的对手却也不是好相与的,火墙当前,少泽与钟妙音的阵势立时就是一变!两人没有任何交流,甚至连眼神都不曾对上,钟妙音忽然拔地而起,苍螭背后,旋出一道紫雷剑影!而少泽则稳在下路,天风同样凝气成剑,上下夹攻,撕裂他们的防御!

    “去吧。”

    这一次,正阳只说了这两个字。

    就算数年不见,但队友是一直提点、教导她的大师兄,这点默契不在话下!她立刻提剑上前,沙之术将她彻底保护起来的同时,全力反攻!

    “天哭……”

    “好了,停手吧。”

    最坑爹的不是有人二话不说就要跟你动手,而是在你也战到兴头的时候,这人又突然喊了停。

    苏紫是很想将这一招直接甩到盛凌人脸上的,不过好在最终还是理智站在了上风,她半途收招,而对面二人组也收放自如的同样停下了手。

    她怨念的眼神立刻抛向了坐在那看戏的某人。

    “行了,别这么大怨气,突然试你,是要看看你和正阳默契究竟如何。”盛凌人从大石之上跳了下来,走到了他们面前。

    “那你看出什么来了?”虽然不知缘由,但苏紫自认为她和旁人配合的一向不错,更不用说是本就很是了解的大师兄了。

    “马马虎虎吧,还得是正阳迁就着你,不过叶脩倒是会调教人,你在朝都这几年,总算长进了些。”盛凌人的这张嘴,即使是夸奖人,也只让你想揍他两拳。

    “现在可以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苏紫看着眼前这些人,也只能叹气了。

    “这是在为名锋会的最后一关做准备,”还是沈思瑜开口为她说明缘故,“在此的所有人,自然也加上阿紫你,要闯过名锋会二十六阵之一的契阵。”

    “契阵?”

    “不错。”

    这下苏紫总算是从他们口中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当年她初入朝都之时,盛凌人便根据梅苑所给的线索寻到了名锋会,并找上了铸成十锋之一——求瑕剑的铸师不求道,以珍贵铸材相许,终于换得他点头答应铸剑。十大名锋之中,求瑕虽成剑较晚,但从这名字就能看出这是一把怎样的剑,而铸剑之人,又是如何自信。

    虽然以他们的年纪都未曾见过求瑕剑的真容,但求瑕剑主名为上官明玥,五百年前便是名满天下的人物,“明玥一求瑕,剑斩千川峰”,相传白崖退隐,参商入魔之后,求瑕是唯一与参商战过,还能胜他一线的人,也是因此,原本十锋之中排在参商后一位的求瑕剑,成了天下人心中公认的第六剑。

    即使同属名锋会,锻出求瑕剑的铸师与旁的铸师段数差了多少级也是不言而喻的事,然而这本来天大的好事,却在最后打了他们的脸。

    这位十分不一般的不求道大师,在拿到赤血神木和碧天泉水之后,变卦了。

    “大师已经开始着手铸剑,却要求我们必须闯过二十六阵之一的契阵,才能将剑带走,说这本是名锋会的规矩,是我们没弄清规矩便找上门来,怪不得人。”楚华榕说到此处,神情很是无语,显然她是亲见心中偶像究竟是怎么耍无赖的。

    这等变故,也难怪正阳会用不顺利来形容了,但说实话,苏紫听完却并不怎么惊讶,毕竟与名锋会的名气一样大的,正是会中铸师们各个古怪的脾气。

    有办法吗?没有,那就乖乖按规矩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