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玄幻小说 > 主角叫杨开 > 第四千九百二十九章 占了便宜就跑
    尤其是杨开居然要他进小乾坤,他知道甲一是六品开天,六品开天的小乾坤依然虚幻,又不可能容纳实物,怎么进?

    正不解间,杨开已一把朝他抓了过来,小乾坤的门户洞开,直接将他塞了进去。

    丁四眼前一花,人已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四下打量,一脸茫然。

    杨开一道神念分身出现在他面前,解答了他的疑惑。

    虚空中,九品老祖出手的余波渐渐消弭,一处领地彻底崩碎,无数墨族和墨徒死于非命。

    侥幸活下来的还没回过神,一道道身影便已成群结队,鬼魅般现身,朝他们冲杀而来,那是来自人族的开天境,还有一座座行宫秘宝,从那行宫秘宝中轰出狂暴的攻击,打的墨族手忙脚乱。

    这绝对是一次预谋已久的突袭,墨族这边对此根本没有防备,彼此的实力差距太大,一个照面便蒙受了巨大损失。

    每一刻都有墨族或者墨徒身陨道消,墨族死后浓郁的墨之力爆开,化作一团团墨云,散乱虚空之中,墨徒们的陨落也是接二连三,小乾坤崩塌的动静此起彼伏。

    尽管所有的墨徒曾经都是洞天福地出身的强者,但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人会手下留情,彼此照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杨开远远观望了片刻,身形晃动,急朝前方驰掠。

    对他来说,这是个机会,只要能在第一时间证明自己没有被墨化,他便可以与人族的强者们汇合,离开墨族腹地。

    这样的机会可不容易等到。他跟在怒焰身边两年多,走过不少墨族的领地,也在与几个墨徒的闲聊中探听了一些情报。

    人族那边虽然偶有主动攻入墨族腹地的举动,但次数很少,基本上百年都不一定能遇到一次。

    主要是就算人族攻进来打赢了,也没办法长久占据,各大洞天福地镇守的关隘才是他们一直以来坚守的防线。他们每一次的突袭,都是以消耗墨族力量为主,杀一批墨族和墨徒,便抽身离去。

    所以这样的突袭一般持续时间不会太长,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杨开岂会犹豫。

    倒是如何证实自己的身份是个问题。在这样的战场中,可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自证清白。

    不过只要当着人族强者的面杀一个墨族,应该就不成问题了。

    真正的墨徒对墨族唯命是从,忠心耿耿,根本不可能有噬主的举动。

    一念至此,杨开打定了主意,身形越发迅速前掠,空间法则催动之下,腾挪闪烁,片刻间便返回了战场所在。

    入目所见,一件件行宫秘宝穿梭在战场之中,从那行宫秘宝内,无时无刻不在倾泻着强大的秘术,打的墨族和墨徒们叫苦不迭,更有七品八品开天或三五成群,或单枪匹马追杀敌酋。

    杨开才刚刚返回这里,一道气机便将他锁住,紧接着他浑身肌肤一紧,莫大的危机感当头罩下。

    扭头望去时,只见那边一位白衣飘飘,气质出尘的女子美眸凝视着自己,手持一柄利剑,一剑朝自己刺了过来。

    出手毫不留情,七品开天的威势彰显无疑。

    那一剑翩若惊鸿,剑芒如灵蛇般吞吐,未到近前便给了杨开莫大的压力。

    杨开大惊失色,压低了声音爆喝:“前辈住手!”

    女子闻言眸中闪过一丝悲恸怜悯,但手上动作却是毫不停歇,长剑一抖,化作一片剑幕,朝杨开笼罩而来。

    杨开欲哭无泪,知道人家觉得自己是个墨徒,所以才会这么毫不留情,但此刻解释也没用,嘴巴上说的再好听,人家也不会相信的,除非当她的面杀掉一个墨族。

    这女子也不知出身哪一家洞天福地,本身七品的修为,出手极为不凡。

    眼见那剑幕朝自己罩来,杨开哪敢犹豫,抬手便祭出了苍龙枪,大自在枪术挥洒自如。

    这个时候先保命才是要紧的,真要是稀里糊涂被人家给干掉了,那才是笑话。

    轰轰轰的声响传出,杨开眼珠子一瞪,整个人被狂暴的力量轰飞出去,胸腔内气血翻滚,身上更是多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剑伤,血肉翻卷。

    这女人……好厉害!

    杨开暗暗惊诧,他虽只有六品修为,但也杀过七品,更与不少七品交手过,见过七品开天出手的威势。

    可他所遇到的七品开天中,根本没有一人能与这个女子相提并论。

    他惊诧,那女子更惊诧,要知道她在七品开天这个境界中可是沉浸了两三千年,在这墨之战场中更是厮杀了大半辈子,本身的实力可以说是已经到了七品的巅峰之境,只差一步便可晋升八品,斗战的经验更不是安逸在三千世界的同道们可以相提并论。

    她方才出手虽然没有用尽全力,但也不是一个六品墨徒能够抵挡的,自突袭至现在,死在她手上的六品墨徒和差不多实力的墨族,已经有十几二十个了,她自信方才那一剑可以取走杨开的性命。

    事实却让她吃惊,杨开虽然受伤,但居然活下来了。

    这个墨徒……好像有些与众不同!

    女子眸中杀机大炽,越是与众不同的墨徒,越要赶尽杀绝,此时不杀,待到战场上说不定就有后辈弟子死在他手上。

    然而不等她追杀而来,一声长啸响彻云霄,那女子提剑凝视杨开跌飞的方向,微一犹豫,转身便走。

    那长啸声似乎是个信号,声音传出之后,正在厮杀的人族强者们且战且退,很快重新汇聚一处,如狂风一般丢下满地狼藉的战场。

    他们居然就这么退走了!

    杨开勉力稳住身形,见状哪能甘心,连忙便要追上去。但很快他便察觉有异,身后似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接近。

    他扭头望去,眼帘骤缩。

    那身后的虚空中,如潮水一般的墨色正迅速侵蚀而来,所过之处,虚空尽被染成漆黑。

    墨色之中,隐藏的一道道强大的气息让杨开不禁头皮发麻,尤其是其中一道,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也给杨开一种身心战栗之感。

    那气息让他回忆起了自己第一次与那墨之王族的意志接触的感觉,那意志恢宏巨大,自身的存在在那意志面前,仿佛蝼蚁一般渺小。

    墨之王族来了!

    人族这边有九品老祖出手,墨之王族自然不甘寂寞,也只有墨之王族,能够对抗得了人族的九品老祖。

    怪不得人族这边急于撤退,原来是早有察觉和预防。

    九品老祖虽然不逊墨之王族,真打起来彼此在伯仲之间,但这里毕竟还算是墨族腹地,偶尔来一次突袭,占了便宜就跑还可以,在这里与墨族纠缠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墨色来的很快,几乎是杨开才看到那墨色的侵蚀,几个呼吸之后便已到达近前。

    杨开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静静地站在原地,墨色很快将他也笼罩包裹,如潮水一般超前推进。

    身边有一道道巨大的身影掠过,形态不一,每一道身影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那是墨族的域主和领主级别的强者们。

    这些强者们对杨开不感任何兴趣,视他如无物,虽有墨族的神念查探过来,却没有太多的举动。

    这让杨开暗自庆幸不已。

    片刻后,墨色从杨开身边滚滚而过,对前方撤退的人族紧追不舍,迅速远去。

    杨开打了个冷战,正要追过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畔边响起:“甲一!”

    杨开闻声扭头望去,眼角一抽。

    喊他的居然是怒焰,这家伙居然没死!

    方才那一阵混乱,杨开只顾着护住丁四撤离战场,也没关注其他人的死活,更没想回到怒焰身边去。

    可这家伙居然找到了自己,而且他身边乙二和戊五也在,只不过他们三个无论是谁,似乎都有暗伤在身,气息显得虚浮,戊五还好一些,乙二的嘴角明显有干涸的血迹。

    想想也不奇怪,他们一行人之前在赌斗场那边,而九品老祖出手突袭的时候,赌斗场那边受到的冲击算是比较小的,六品开天的修为能幸存下来倒也不足为奇。

    杨开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抱拳道:“主人!”

    怒焰倒是显得很高兴:“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杨开可是他的摇钱树,身边几个墨徒谁都可以死,杨开绝对不能死。所以这边人族强者一撤退,他便开始寻找杨开的踪迹,好在很快便有所发现。

    “走,随我追击!”怒焰招呼一声,率先朝前方驰去。

    对墨族来说,王族都已经出手了,他们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不管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总是要追随王的步伐。

    他甚至没有去关注丁四的死活,对他来说,甲一能活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只有五品开天修为的丁四,死便死了,没什么值得在意。

    倒是乙二悄悄地询问了杨开一声:“丁四哪去了?”

    杨开默了默道:“死了!”

    乙二神色略有些黯然,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一行三人紧跟在怒焰身后,追击之时也在尽快回复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