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玄幻小说 > 主角叫杨开 > 第五千四十七章 墨族的行宫秘宝
    少顷,唐秋一脸青肿地蹲坐在墙角处,面前三道身影渊渟岳峙,将他围堵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都是八品军团长级别的强者,单打独斗的话谁也奈何不了谁,无奈以一敌三,如何能是对手?

    若非他见机的快,放弃了反抗,还不知要被揍成什么样子。

    “说吧,此番来碧落关,到底想干什么?”钟良居高临下地俯瞰着。

    唐秋嘴角抽了抽:“钟兄,我真的是来找杨开补充净化之光的……”

    “放屁!”钟良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真要是补充净化之光,出动一位七品便足够了,又何必你亲自出马。你阴阳关物资多的没地方花了吗?空间法阵传送一个八品和一个七品所付出的代价可完全不同。”

    言至此处,钟良语气微沉:“能劳烦你亲自出马,阴阳关那边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丁耀道:“此事又与杨开有什么干系?让你跑来碧落关要见他。”

    唐秋苦笑道:“说了你们又不信……”

    “唐兄!”钟良神色凝重,“你若不说实话,那就请回吧。”

    唐秋面色变幻一阵,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好吧,事已至此,唐某便与你们实话实说,可有僻静之所?”

    钟良与丁耀对视一眼,隐约感觉唐秋此来所为之事恐怕有些非同小可,否则断不会这般谨慎。

    “随我来。”钟良说了一声,当先朝前行去。

    少顷,四人来到一处大殿之中。

    大殿大门紧闭,禁制大开,隔绝内外。

    钟良望向唐秋:“唐兄有什么事尽管直言,你我虽分属不同战区,但毕竟都是人族的一份子,碧落关这边若是能帮的上的,定不会推辞。”

    唐秋深深地叹了口气,取出一枚玉简,屈指一弹:“说正事之前,几位先看看这个吧。”

    他那一弹之力恰到好处,玉简飞至半途中便忽然爆开,点点荧光扩散开来,那荧光却没有消散落地,而是不断地变幻组合,化作一副场景印入众人的视野中。

    这无疑是一种极为高明的手段,将某些曾经发生过的场景,以大神通封印在玉简之中,待想示于人时便可随时展示。

    那场景也不知处于墨之战场的什么地方,乃是一处虚空所在。

    场景中,一艘隶属人族的战舰上法阵光芒闪烁,随着法阵的运转,一道道攻击如匹练般打将出去。

    另一边,同样有一艘战舰,正在狼狈躲避,间或地,亦有一些反击。

    只不过这一艘战舰,与钟良等人所认知的所有人族战舰都不同,造型巨大,风格粗犷,虽然攻击的频率不高,但打出来的攻击却是威势十足。

    两艘战舰的附近,更有人族七品开天和墨族的领主在殊死血战。

    钟良等人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一艘较大的战舰上,虽然眼前的场景看起来不够精细,但明显可以看到那战舰上活动着墨族巨大的身影。

    越是观望,几人的表情越是凝重。

    激战片刻功夫,那大一些的战舰上忽然一阵剧烈嗡鸣,紧接着一处处法阵暴出光芒,竟是这战舰法阵不稳,不攻自破,瞬间毁于一旦,失了法阵的战舰等于拔了牙的老虎,再无半点防护和攻击之力。

    人族战舰趁机一通猛攻,将那巨大战舰打的分崩离析,战舰之上,墨族死伤无算。

    解决了自己的对手,人族战舰又调转方向协助己方的七品,很快便将墨族领主击退。

    一副变幻的场景至此便告结束,化作荧光消失不见。

    大殿内鸦雀无声,气氛凝重。

    好半晌,钟良才道:“那是墨族弄出来的东西?”

    “不错。”唐秋颔首。

    “什么时候的事?”

    “三月之前发生的事,我阴阳关一队将士外出巡视,无意间碰到的。那小队的队长意识到事关重大,便施展手段封存了当时的场景,便是你们眼下看到的这一幕了。”

    钟良皱眉道:“以前没发现过?”

    唐秋摇了摇头:“从未发现过,而且从那一艘墨族战舰的表现来看,墨族那边弄出来的东西,性能并不是很可靠,否则也不至于在激战中出现纰漏,被我阴阳关的战舰击毁。”

    “虽不可靠,却已经有这个能力了。”钟良长呼一口气,“假以时日,墨族那边未必就不能炼制足够可靠的行宫秘宝,真到那时候,我人族将士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人族和墨族在这墨之战场,彼此抗争无数年,各有自己的优势,墨族所依仗的优势自然是无往不利的墨之力,在杨开带来净化之光之前,墨之力给人族带来的损失可谓是惨痛至极。

    而人族这边所拥有的唯一优势,便是行宫秘宝。

    依靠行宫秘宝的防护,那些五品六品开天在战场上完全可以发挥出上品开天的力量,不破行宫秘宝,藏身在其中的武者根本不虞有性命的风险。

    所以每一次两族大战,不管是哪一处关隘,人族的损失比起墨族,都要小的多。

    很多时候,小股队伍的交锋,人族这边甚至可以做到零伤亡,所依仗的,正是攻防皆备的行宫秘宝。

    墨族对行宫秘宝向来觊觎,也一直在致力研究炼制,然而人才的缺乏,让墨族有心无力。

    毕竟不是随便什么炼器师都可以炼制出行宫秘宝的,放眼整个碧落关,能炼制行宫秘宝的,也不出两掌之数,而这些人才更是被严密保护着,从来不允许他们踏足战场,避免被墨化的可能。

    正是有这严密的防护,炼制行宫秘宝的方法才一直牢牢地掌控的人族手中,墨族也无可奈何。

    杨开给人族带来了净化之光,带来了驱墨丹,原本有了这两样东西,墨族多年来依仗的优势便要大打折扣,人族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唐秋带来的消息却让钟良等人心情沉重,若是真让墨族那边捣鼓出了可靠的行宫秘宝,那人族的优势也要大打折扣了。

    不说别的,墨族本来数量上就庞大无比,以往每一次攻击人族关隘,那些下位墨族,甚至上位墨族,都只是充当炮灰一般的角色,以此消耗人族武者的力量,他们死后留下的墨之力,化作墨云,更是让人族武者束手束脚。

    可若是他们拥有自己的行宫秘宝,那数量庞大的下位墨族和上位墨族,就不再只能发挥炮灰的作用了,他们也可以如人族的五品六品开天一样,躲在行宫秘宝中,依靠行宫秘宝来发挥远超自己实力的战斗力。

    试想一下,当墨族那边装备了足够多的行宫秘宝,浩荡大军兵临城下,人族哪一处关隘能够抵挡?

    这情景想想都不寒而栗。

    “知道是谁在帮他们炼制这些吗?”钟良沉声问道。

    唐秋道:“阴阳关那边倒是拟出十几个可能的人选,但无法确定到底是谁。”

    墨族本身的炼器能力乏善可陈,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墨族那边的秘宝基本都是由被转化的墨徒们炼制出来的,所以那景象中出现的墨族战舰,基本上可以断定出自一位墨徒之手。

    而这位墨徒有勉强炼制行宫秘宝的能力,说明其在炼器一道上造诣不低。

    一般来说,这样的人才是不会被允许踏足战场的,但凡事皆有例外,有些人在炼器一道上有天赋,却无心于此,只专心武道,自然是要上阵厮杀的。

    失手被墨化了之后,在墨族的命令下钻研炼器之术,经年累月下来,炼器术的造诣日渐深厚,如此便有可能炼制出行宫秘宝。

    正是有这样的考虑,阴阳关那边才会拟出十几个可能的人选,这十几个人,基本都可以确定是已经被墨化为墨徒的,而且曾经在炼器之道上展现过一些天赋。

    若说是谁替墨族炼制出那东西,这十几个人是最有可能的人选。

    “阴阳关那边什么意思?”丁耀问道。

    唐秋道:“此事重大,足以干系两族战场的庞大格局,真要是让墨族那边将行宫秘宝彻底研究出来,那我人族日后可能再无对抗之力。所以老祖的意思是,趁墨族那边还未能尽全功之前,将那炼制此物的炼器师找出来,带回来,或者……杀了,如此方能阻止事态的恶化,而这种事,自然是越快越好。”

    丁耀微微颔首,面对这样的局面,确实唯有这种方法才能解决。

    钟良却是脸色一变:“所以唐兄此来碧落关,是想让杨开他……”

    唐秋道:“杨开曾有过在墨族腹地生活过两年的经历,而且他本身身负天地泉,不惧墨之力,又有净化之光的手段,所以由他出面是最好的选择,此去不需他去杀敌,只要他打探那位炼器师墨徒的身份和位置,我阴阳关老祖自会亲自出手。”

    钟良立刻摇头:“不行,这太危险了,万一他的伪装叫人识破,定然凶多吉少。”

    唐秋叹了口气道:“我又何尝不知这深入虎穴的危险,然而此事除了他之外,再无别的更好的人选了。诸位应该也知道,杨开他精通空间法则,遁逃能力首屈一指,如今又是七品开天,就算被识破了,也未必逃脱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