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玄幻小说 > 主角叫杨开 > 第五千四百六十四章 天罗特使
    此处灵州的中心位置,有一座城池,也是这灵州最为繁华的地方,聚集了不少武者,不过杨开神念扫过,并没有从其中查探到上品开天的存在,此处人数虽然不少,可最强者也就是几个六品开天而已。

    姬老三虽然能察觉到这灵州上有墨之力的气息,可具体在何处,他也搞不明白,杨开不禁有些犯难,这要如何寻找那墨之力的根源?

    可以确定的是,这里没有墨族。

    真要是有墨族隐藏在这里,以他如今八品开天的修为,一眼便可看破,既然没有墨族,那就是墨徒了。

    正常情况下,墨徒与正常的人族看起来并无区别,除非墨徒催动墨之力,暴露本性。

    他总不能一个个检查这灵州上的人,那样也太浪费时间。

    杨开更好奇的是,破碎天怎么会有墨徒。

    既有墨徒,那总有一个墨之力来源的源头,这个源头又在何处?

    冥冥之中,他内心深处生出一丝不安,仿佛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就在他思量该如何寻找那潜伏的墨徒的时候,天外忽又有两道流光,径直落下。

    来人气势十足,丝毫没有隐藏自身的意图,而且竟都是六品开天的修为,不提破碎天,便是在三千世界中,上品不出,六品也是强者。

    霎时间,一道道神念,一双双目光便被那两道流光吸引过去。

    流光在半空中一顿,光芒敛去时,露出一男一女的身影。

    但凡看见这男女者,无不眼前一亮,俱都在心中暗赞一声金童玉女。

    那男子生的英俊非凡,女子也是天生绝色,站在一处,当真是养眼至极。

    破碎天中多是一些无法无天的家伙,顷刻间便有不少贪婪目光在那女子曼妙身形上流连忘返,暗暗吞咽口水,心付若是能与如此绝色共度春宵,便是死也值了。

    女子对这样的目光明显早就习以为常,只是冷哼一声。

    男子却是满腹不忿,一道神念暗地里轰出,顿时让好些位四品五品开天抱头惨嚎。

    稍稍教训了一下这些登徒子,那男子才朗声喝道:“天罗神君有令传下,此方灵州何人主持,速来接令!”

    一言出,灵州上诸多武者皆都脸色大变,那些目光贪婪地望着女子的武者更是赶紧低下头来,不敢再看。

    无他,天罗神君的名头太响亮。

    整个破碎天中,只有三大神君,也就是三位八品开天,当年追杀杨开的晟阳算是一位,还有另外两位,一位天罗,一位枯炎。

    这三个都是因为不愿受制于洞天福地,所以才会跑到破碎天来躲藏,这一躲便是数万年,也慢慢成就了七品八品之境。

    混迹在破碎天的武者,可以不尊洞天福地,但绝对不敢对三大神君表露半点不敬。

    破碎天环境恶劣,地形混乱,得罪了洞天福地的弟子或许还有生路,可若是被三大神君盯上,那必死无疑。

    整个破碎天,当家做主的是三大神君。

    这一对金童玉女携天罗神君之令而来,显然是天罗宫的人,而且六品开天的修为放在天罗宫都是极强,搞不好是天罗神君的亲传弟子,有这么一层关系在,纵是这灵州上的无法无天之辈,也不敢有半点亵渎。

    一声令下,灵州中央一座大殿立刻飞出一道身影,赫然也是一位六品开天,此人看着不像是个武者,穿戴华贵,倒像是一个土财主,圆脸清肥,笑容可掬,远远便抱拳作揖:“笸箩州覃川见过两位特使,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虽同是六品,不过这个覃川不过一方灵州之主,论地位自然是没办法与天罗神君座下这两位相提并论,所以一现身便放低了姿态。

    那男子微微颔首:“原来这里是覃川兄当家做主,我师兄妹久不曾离开天罗宫,对此倒是毫不知情。”

    听他口气,两者似也是认识的,不过认识归认识,男子说话之时,姿态依旧高高在上,显然彼此交情不深。

    “乌兄见笑了,粗陋之地,自是无法与天罗宫相提并论,不知乌兄此来,神君有何令传下?”覃川恭敬问道。

    谈及正事,那乌姓男子也不再寒暄,当即打出一枚玉简,朗喝道:“奉家师之令,命笸箩州覃川,点齐两百五品以上开天境,三月内前往指定地点汇合。”

    覃川闻言脸色一凝,抬手接过那玉简,仔细检查一番,确定确实是天罗之令,露出疑惑之色:“乌兄,天罗宫这是要与另外两家开战了吗?”

    三大神君,分割破碎天,自然不可能平安无事,这无数年来彼此间也是多有龌龊争斗,不过大多都是一些小打小闹,上不得什么台面。

    这一次天罗神君居然如此动作,显然不是什么小事。

    要知道笸箩州这边生存的武者数量虽然不少,可五品以上开天境却是不多,六品就不用说了,寥寥数位而已,五品虽也有四五百的样子,可天罗神君那边一下子要了两百人,这等于抽走了笸箩州一半的家底!

    这让覃川如何不惊。

    乌姓男子只是摇头,忽然看看四周,开口道:“覃川兄,我若是你,先行合拢大阵再说,若是再晚上一时片刻,你这边怕是无论如何都凑不出两百五品开天了,你应该知道,若是违背吾师之令会是什么下场。”

    覃川一愣神,扭头四望,鼻子都快气歪了。

    却是有一些生活在笸箩州那些五品开天境们听了方才乌姓男子的传令,为免被覃川征召,竟是要急速逃离这里。

    他们很多人都是路过此地,又或者暂且在这里歇脚,与旁人交易,若是被覃川给抓了壮丁,岂不是无辜?

    少数几个人带头,更多的五品见机遁走。

    这一会功夫,已经走了数十位五品了。

    覃川大怒,高喝道:“合阵!再有敢擅离笸箩州者,杀无赦!”

    这般说着,直接冲上高空,瞬息间拦住一位正要离去的五品开天面前,一拳轰出。

    那五品开天也是倒霉,连句辩解的话都没能说出来,便被覃川一拳打在面门上。

    为了杀鸡儆猴,覃川这一击可是毫不留手,六品开天全力一击,五品岂能抵挡。

    这一拳直接将那五品开天的脑袋都轰碎了,颈脖处鲜血如泉喷涌,无头尸身摇晃落下。

    这种事在三千世界任何一处大域都不太可能发生,可这破碎天无法无天之地,一言不合动手杀人的事情太多了。

    眼见覃川杀了一个五品,余者再不敢贸然行动,纷纷缩起脖子当了鹌鹑。

    轰隆隆一阵,笼罩笸箩州的大阵合拢,封闭内外,这下没有覃川的允许,再没人能轻易离开了。

    虽说众多武者面对这番惊变都人心惶惶,可覃川却不管他们,只是望着天罗宫来人道:“乌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乌姓男子摇头不语,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又岂会随意分说?

    覃川急了,露出哀求之色道:“乌兄,不妨入内闲坐,也好让覃某一尽地主之谊?笸箩州虽然物资匮乏,却有一桩叫做玉灵果的特产,最为清甜可口,贵兄妹一路舟车劳顿,在这边歇歇脚,解解渴再走不迟。”

    他这般说话,也不是无的放矢,那所谓的玉灵果确实是此地特产,没甚大用,不过对女性武者而言,却是有一些驻颜之效,不过此果产量极少,一旦面世,便早早被人瓜分干净。

    覃川也是因为坐镇笸箩州,才能中饱私囊一些藏起来。

    他与乌姓男子没多大交情,人家不愿跟他说太多,他也没办法,只能走这曲线救国的路子,指望那玉灵果能打动他身边的女子。

    果不其然,听得玉灵果三个字,那一直神色清冷,不发一言的女子眸子微微发亮。

    身为天罗的弟子,玉灵果她自然是听过的,只不过这果子每每上缴到天罗宫之后,都被师尊的几个侍妾分去了,她又哪里能得到?

    女子总是对自己的容颜很在意的,固然已是六品开天,容颜不老,却也想青春永驻。

    她不说话,只是拿大眼睛瞧了瞧自己师兄。

    多年相处,师妹这幅模样,做师兄的岂能不明白,暗付耽搁片刻也没什么关系,当即颔首道:“说的也是,那便歇歇再走。”

    覃川大喜过望,连忙伸手相请:“两位这边请。”

    少顷,覃川便领着天罗宫两位入了大殿之中,分宾主落座。

    乌姓男子本还在考虑,若覃川再提方才之事,自己要如何应对,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师妹得了人家好处,自己再不理不睬的也说不过。

    谁知落座之后覃川竟是丝毫不提,只是与他闲说。

    乌姓男子大为满意,觉得覃川颇会做人,不免对他高看了一分。

    过得片刻,有侍女奉上一盘灵果来,个个拳头大小,晶莹剔透,果香弥漫。

    天罗宫的女子目光一瞬不移地盯着玉灵果,见得这些果子如此模样,心头喜爱,哪舍得现在就吃了,正要收起的时候,覃川忽然转头道:“此果方才摘下,当要立刻服用,如此效果才能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