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322章 正是时候
    俨然,阙玉衡这话的意思,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天鹏关岌岌可危,让秦逸尘提前跑路。

    这倒不是阙玉衡不讲义气,事实上,他肯留在这与鲲鹏族共渡难关,已经很可以了。

    就连鹏遨天都没说什么,而文晴公主也是心情低落,对天鹏关的处境深有体会,只恨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带着几万强者过来,面对外边的天庭大军,连半点浪花都翻不起。

    事实上,对于让秦逸尘离去,天鹏殿内的诸多大能没有一位反对,甚至在意的,因为在他们眼里,秦逸尘来天鹏关所谓的驰援,只是因为两族的结盟情义,走个过场而已。

    然而令天鹏殿内一众大能意想不到的是,秦逸尘竟是面露错愕,又失笑道:“老祖,我才刚过来,你就赶我走?

    合着我白来了?”

    “我觉得,我来的正是时候啊。”

    正是时候?

    !放眼看去,鹏遨天,阙玉衡,以及鲲鹏族两大太上长老,无不是面露惊愕!这小子,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

    还是搞不清楚天鹏关现在的处境?

    阙玉衡脸色一沉,他突然无奈的想到,先天神毕竟是先天神,这小子满打满算也才二十不到,跟他说话,只能耿直的来,无法指望其理解话里的深意。

    “你小子,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

    阙玉衡吹胡子瞪眼:“别看你小子是问天关的大将军,但御天可是说了,你受令于我和你二爷爷,听话,回去!”

    当鹏遨天点出天帝这般让其同门屡次挑衅叫阵更深层次的意图时,阙玉衡是真的有些慌了。

    要知道如今天鹏关外,摘星君王,申正然,未渊客,象昊涯,甚至威凌天以及那位偷袭鲲鹏族大长老的暗部高手也在!而且论兵力,梵明族、天庭水师,星宿军三军汇聚,远胜过天鹏关的守军!甚至,天庭摆出如此浩瀚的架势,的确可能是已经做好了强攻天鹏关的准备!真要杀至天鹏关,那种层次的混战,必然是天崩地裂,甚至,阙玉衡很清楚,他们这些大能,都未必能保全自身,会被重创,乃至陨落!连他们这些大能都如此,天行留在这不是添乱么?

    就连鹏遨天都是微微蹙眉,他知道秦逸尘打过一场胜仗,在帝天界也有些许威名,但这些对于真正的帝争而言,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仅凭这些威名,想参与攻守天鹏关的这般血战……鹏遨天甚至已经开始头疼,他知道帝阙帝君很青睐这位女婿,自己这边的强者本来就不够,难道还要分出一位保护这小子?

    头疼之余,鹏遨天甚至对秦逸尘泛起抹反感。

    本来你来不来驰援,都只是走个过场而已,现在让你走,让你去更安全的问天关,你还赖着不走了。

    秦逸尘将鹏遨天以及一众大能的脸色尽收眼底后,却是神色不变,自顾自道:“老祖,刚才遨天神帅说,天庭很可能此举攻破天鹏关。”

    “天鹏关之后就是鲲鹏族地,我岂能允许天庭铁蹄践踏吾族的兄弟盟友?”

    此话一出,阙玉衡是彻底懵了,他咬牙切齿,竟是气得连话都说不出。

    文晴起的外号果然没错,这小子,就是个木头!轴的很!实力天赋是没的说,但遇到事情,真就一根筋!此刻阙玉衡还能说什么?

    他只恨这木头连说话都不会,你都把鲲鹏族被天庭铁蹄践踏抛出来了,那你现在走,岂不是在说,任由鲲鹏族被践踏?

    现在,他再勒令秦逸尘走,也只会显得难看。

    然而听到此话,鹏遨天原本紧蹙的眉头,却是微微舒展,甚至眼前一亮。

    这小子,既然这么替他鲲鹏族着想?

    “虽然还太嫩了,勇武有余,不过倒是够讲义气。”

    鹏遨天心底轻喃间,又想起秦逸尘为赫泽族出头的昂然,能为了一个已经被覆灭的种族如此出头,可见,单论情义,他着实要对风天行竖起大拇指。

    只可惜,帝争可不止只讲义气,满腔热血就能胜的,感慨过后,鹏遨天又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天行,你初来天鹏关,与我关同袍不熟,难以调动,还是回你的问天关坐镇即可。”

    鹏遨天这番话,算是给了阙玉衡一个台阶下,但阙玉衡还没来得及舒口气,谁成想秦逸尘竟反过来皱眉了。

    “我说神帅,你再这么赶我走,我真要怀疑你我两族联盟的情义了。”

    “我……”鹏遨天也彻底懵了,此刻他和阙玉衡的心情一样,这小子,真就是一根木头!阙玉衡更是抓狂,刚才天鹏关的主帅都给你台阶了,你小子,何止是木头,简直都快成朽木了!“天行,回去!这是军令!”

    无奈之下,阙玉衡干脆搬出身份,强行勒令。

    就连文晴公主都是暗暗着急,她早就看出五爷爷和遨天神帅的好意了,这木头怎么就不领情呢?

    无奈之下,文晴公主拽着秦逸尘的衣袖,贝齿微咬,声音虽轻,却满是气恼:“蠢木头,你怎么就听不懂话呢!你又无权指挥天鹏关的大军,跟我回去!”

    然而秦逸尘却不为所动,只是那双宛若刀锋的神眸扫视一位位大能,自然将他们神色间的不满和无奈看的清楚。

    “老祖,让我回去也行,但是得让我把话说清楚,我若是说完,你们还执意如此让我回去,那我只能从命。”

    “让他说。”

    阙玉衡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了,这小子能说出什么?

    无非是什么一堆大义凌然,情义十足的话,是慷慨陈词,甚至是没错,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而秦逸尘微微吸口气后,先是对鹏遨天拱拳,才是道:“诸位前辈,天帝请来同门挑衅叫阵,图谋深远,无非是想先将天鹏关的士气打落为冰点。”

    “但在我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

    秦逸尘望向鹏遨天:“神帅,你觉得天鹏关的兄弟们,如今对天庭,是何等态度?”

    鹏遨天眸光一闪:“我想听你说。”

    秦逸尘坦然:“恨、怒、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