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大唐逍遥驸马爷 > 第987章 憋屈
    大厅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脸皮确实够厚的!”

    “只能你打人家,不能人家打你,哪有这样的道理?”

    “就是,就是,脸皮太厚了,比俺老程的脸皮还厚!”

    ……

    高正听了脸上红一片白一片,心中十分恼怒,这简直是对王上赤露露的羞辱。

    愤怒之余又有些憋屈,因为形势比人强啊!

    如今大唐攻下了整个辽东,他们高句丽处于劣势,敢怒不敢言啊。

    高正沉声道:“陛下对辽东的情形并不了解,我们高句丽和新罗积怨已经数百年,仇深似海,怎么能算是无故攻打新罗呢?陛下根本就不了解这其中的实情。”

    长孙无忌听了笑道:“是新罗对你们高句丽仇深似海吧?你们高句丽这数百年来,可没少欺负新罗,今日占一城,明日占两城,现在更是想直接吞并新罗,好像说还像你们受了委屈一样,不止高建武脸皮厚,你们这做大臣的脸皮也不薄啊!”

    高正朝长孙无忌微微拱手道:“长孙大人此言差矣,新罗也并非没有乘人之危攻打过我们高句丽,这其中的恩恩怨怨难以说的清楚。”

    李绩微微摇头道:“瞧瞧,这话说的又不对了,你们老是打人家新罗,人家偶尔还两下,你们倒是记仇记的挺清楚!”

    尉迟恭笑道:“无耻,太无耻了!”

    高正沉声道:“这毕竟是我们高句丽和新罗的事,大唐这么插手进来不妥吧?”

    李世民笑道:“新罗乃是大唐的属国,既然新罗遣使来求救,那我大唐自然该救,不然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而且,数百年上千来,我中原和你们高句丽也是仇怨不断,我不说你们也清楚。”

    高正叹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啊,战事一起,生灵涂炭,可怜天下百姓啊,如今我王已经决意从高句丽退兵,还请陛下也退兵,从此化干戈为玉帛,天下幸甚!”

    苏程干咳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若能化干戈为玉帛,确是一件好事啊!”

    李世民愣住了,长孙无忌愣住了,李靖愣住了,李绩也愣住了,大厅了除了苏程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高正都愣住了。

    虽然刚才进来之前,苏程说会帮助他劝皇帝退兵,但是他却将信将疑,却没想到,苏程竟然真的帮他说话。

    高正心中惊喜,连忙道:“荣国公宽仁,说的对啊,为了百姓不再受苦,还请陛下退兵,化干戈为玉帛!”

    李世民等人看着苏程,都不知道苏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尤其是李世民,他知道苏程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谋划了东征,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

    李世民朝苏程看去,却见苏程抬起头来眨了眨眼。

    对于苏程,李世民可是熟悉的很,一见苏程这模样,就知道苏程这小子根本就没想退兵,而是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苏程沉吟道:“虽然高大人说会退兵,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属实!”

    高正连忙道:“属实,当然属实,我们王上已经下了旨意,渊盖苏文早已经接到了旨意,现在已经退兵了!”

    李世民沉声道:“若朕退兵回去,却发现高句丽并未退兵,那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高正恭声道:“我王真的下旨退兵,既然陛下不信,可派人前往查探,若是确认渊盖苏文已经从新罗退兵,那陛下就会从辽东撤兵吗?”

    李世民听了笑道:“退不退兵,且等朕确定你们高句丽从新罗退兵再说,而且你们高句丽在新罗烧杀抢掠,总要给朕一个交代吧?给新罗一个交代吧?”

    交代?高正听了心中凛然,沉声道:“我们王上已经答应退兵,还需要什么交代?陛下不是也攻占了辽东吗?我们辽东的军民也多有死伤,这不是扯平了吗?”

    长孙无忌笑道:“你说好没有道理,是你们高句丽挑起的战端,辽东失陷那是你们咎由自取!”

    苏程笑道:“高大人,以我之见,不如就将辽东割让,也算是一个交代,从此化干戈为玉帛……”

    还没等苏程说完,高正就已经霍然变色,割让辽东?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奇耻大辱谁能接受?

    而且辽东可是他们高句丽的屏障,若是失去了辽东,那高句丽无险可守,岂不是等于大门中开,任人觊觎?

    高正抱拳道:“辽东自古就是我高句丽的土地,岂能割让?我们王上愿意退兵,是宅心仁厚,从此化干戈为玉帛,不让天下百姓再受苦。”

    “纵然大唐有火炮这样的神兵利器,可我高句丽也有数十万百战精兵,并非是怕了大唐,还请陛下明鉴!”

    李世民听了大笑道:“数十万百战精兵,好,好,好的很,朕倒要领教一下你们高句丽这数十万精兵,送客!”

    高正面沉如水的出了大殿,苏程摇头道:“高大人,我在大殿里好心帮你说话,你提什么数十万精兵的事?陛下雄才大略,你这么说岂不是激怒了陛下?适得其反啊!”

    好心帮我们说话?高正听了差点没气死,你们君臣一唱一和分明是想图谋辽东!

    不止图谋辽东,还想趁机为渊盖苏文开脱。

    高正沉声道:“辽东乃是我们高句丽的土地,高句丽的百姓是我高句丽的子民,岂能割让?这是奇耻大辱,愧对祖宗,我高句丽君臣百姓就算死战到底,也绝不会割让辽东!”

    “我辽东仍有数十万精兵,就算没了这数十万精兵,还有千千万万的百姓!”

    苏程叹道:“高大人说的也有道理,我会尽力劝一劝陛下,不过能不能成也难说的很,至于文兄那里,还请高大人多多美言,文兄实在无辜啊!”

    无辜?

    无辜个屁!你苏程倒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

    高正皮笑肉不笑的拱手道:“国公的话,我会如实转告给王上,我想王上一定会秉公处理的!国公就放心吧!”

    苏程微微拱手笑道:“多谢,多谢,那就不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