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阉党奸佞 > 第220章 诉苦大会
    高士信一口气买下了一百二十三名男孩和五十五名女孩。

    “孩子,饿了?”高士信抚摸着一名小男孩的脑袋,温和的说道。

    这位小男孩的卖身契上写着是十五岁,可是因为营养不良,看起来好像十二、三岁的模样,不过长得虎头虎脑的,眼睛发亮,一看就是一个很机灵的孩子。

    “嗯嗯。”小男孩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支支吾吾的点头。

    “去买肉包子过来,买一百七十八个肉包子,一人一个,千万别买多了。”高士信给了蔡九仪一块碎银子。

    并非高士信舍不得银子,而是这些孩子饿得久了,若是肉包子买多了,恐怕他们会狼吞虎咽直接吃得撑死了。其实为了救这些饿久了的孩子,最好的办法是给他们粥喝,先以粥调养几天,才能给他们吃更多的东西,否则很容易一下撑死。

    不一会儿,蔡九仪就提着两口大布袋回来了,隔着布袋,都能闻到香喷喷的肉包味道。

    “给他们一人分一个。”高士信对蔡九仪和吴六奇下令。

    蔡九仪和吴六奇两人一人拎着一口布袋,走到每一名孩子面前,都拿出一个肉包子,递到孩子面前:“孩子,吃吧。”

    孩子们飞快的抢过肉包子,拿在嘴里狼吞虎咽,几乎是刚刚把肉包子拿在手里,一口就吞到肚子里去了。吃完了手里的肉包子,他们还贪婪的舔着手指头。

    “老爷,还有没有肉包子?我饿。”孩子们纷纷抬起头,以央求的眼神看着蔡九仪他们。

    “没了,一人一个!你们饿了很长时间了,给你们吃多了要撑死的!一会儿我们去准备粥,你们等下喝粥!”高士信道。

    那些孩子们的父母没有走远,他们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儿女。闻到肉包子的香味,他们看到自己的孩子吃着肉包子,感动得流下眼泪。

    “孩子他娘,我们走吧,孩子跟了这位大老爷,肯定会过上好日子。”一名农夫打扮的人拉着一名农妇说道。

    “青天大老爷啊,好人啊!真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啊!”那女人跪在地上,远远的向高士信的方向磕头。

    路上来来往往的路人看着三名锦衣卫给小孩子吃东西,都疑惑不解。

    “不是说锦衣卫是坏人吗?”

    “是啊,都说锦衣卫陷害忠良,祸害百姓,怎么可能会这样?”

    肉包子的香味,吸引来了一批乞丐。

    “大老爷,行行好吧,小人好久没吃东西了。”

    “青天大老爷,能赏给小人一口吃的吗?”

    高士信从怀里摸出一口袋子,从里面取出铜板,给每一名乞丐一块铜板:“你们拿了铜板就去买吃的先对付一下,今晚本官要在城外开粥棚施粥,你们到时候再来吃吧。”

    这个年代的乞丐就是真的活不下去的老百姓,是真正的乞丐,可不是后世红朝改开之后那些招摇撞骗的家伙。若是在后世,高士信见到乞丐,一分钱都不会给。红朝改开之后的那些乞丐,吃得比打工的人都好,完全就是一批好逸恶劳的家伙。

    忽然只见蔡九仪急匆匆的跑到路边,扶起了一名匍匐在地的小乞丐。

    这时候高士信才注意到,路边还有一个小乞丐,这小乞丐在人群里很特别,别的乞丐都还是跪着,但他却是趴在地上,身上衣服烂到几乎赤身裸体,黑色肮脏的后背正对着天,趴在泥土路面上,他蠕动着,努力往高士信的方向伸出瘦骨嶙峋的手臂,手臂尽头的手摊开着,上边托着半块黑的如煤块一般的,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出的粗粮饼。

    这半块连狗都不会闻的粗粮饼,无疑这就是他此刻所有的财产。

    “孩子,跟我去见我老大!”蔡九仪扶着那孩子,几乎半扶半抱像提着一只饿死的狗一样,把那孩子艰难的拉到高士信跟前。

    “你想不想跟着我?”高士信居高临下看着这个像条死狗一样的孩子。

    “额饿,饿……”小孩子很费力的点头,嘴巴嗫嚅着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饿了?”高士信温和的问道,他转头喊道:“蔡九仪,去再买两个肉包子来!”

    蔡九仪买回两个肉包子,高士信接过了肉包子,递给那孩子:“吃吧。”

    那死狗一样的孩子突然变得像猫一样,眼睛发出亮光,整个人的身子往前一窜,一口就咬住了肉包子,要不是高士信的反应快,及时收回手,说不定手指都被咬掉了。

    只一口,一个大肉包就不见了。孩子瞪大眼睛,看着高士信手中另外一个肉包子。

    “额,给你。”高士信把第二个肉包子递上去。

    小孩子接过肉包子,狼吞虎咽一口就吃下去了。吃完后,明显他精神好了很多:“真好吃,是肉包子啊,俺不知道多久没吃到肉了……”

    “孩子,你愿意跟着本老爷一起干大事吗?”高士信问道。

    那小乞丐猛的在地上磕头,痛哭流涕:“老爷,您大恩大德,是您救了我,我狗蛋这条命从此就是老爷您的!只要老爷一句话,就算老爷要我赴汤蹈火,我狗蛋也不会说个不字!”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高士信也不嫌脏,伸手抚摸小孩子的脑袋。

    “俺没有名字,俺爹娘都不在了,打小他们都叫我狗蛋。”

    高士信想了想后道:“孩子,那以后你就跟我姓了,你姓高,名字嘛,就叫高灭虏!誓灭鞑虏的意思!”

    “我叫高灭虏?我有名字了?”小乞丐像遭了雷轰一般怔了良久,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他哽咽道,“老爷给狗蛋赐名,老爷就是狗蛋的爹爹啊!”

    “好孩子!以后我就是你的义父了!”高士信笑道。

    说完,高士信又转头喊道:“各位孩子们,我们去城外树林里搭建营房和粥棚,你们在这里暂住几日,过几日我安排船只送你们去京城,还会让你们读书!”

    “还会送我们读书?”孩子们都愣住了。

    “对!”高士信环视一圈,大声道,“以后你们就是我大明的精锐了!而且是精锐锦衣卫!从此你们就不用怕以前欺负你们的狗屁读书人和当官的!所以你们必须学会识字!”

    这句话一出来,孩子们议论纷纷。

    “太好了!以后俺可以给我爹娘报仇了!这两年收成不好,田里缴纳的罚捐太多了,实在交不起啊!俺爹欠下了赵举人的高利贷,只好把俺和妹妹卖给了高老爷……”

    “俺爹得了病,干不了重活,可是乡绅和里长还来催收苛捐杂税,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所以俺爹娘就把俺卖了。”

    “俺家里本来家境还好,在济南开个豆腐坊,生意火红。谁知道张举人勾结官府,要强买俺家的店铺,所以俺就到这里来了……”

    “俺家里祖辈还留下了几亩好地,可是官府收的税太重了,刘举人、王秀才他们的税都加到我们家头上了,俺爷爷实在没办法,只好把地投献给了刘举人,谁知道俺爷爷不在了以后,刘举人竟然不把地还给俺家了,就给了俺爹一点银子,便宜的把俺家的地给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