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玄幻小说 > 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 > 第十三章 幸福彩排
    “你不用惊讶,石板的事,我听你那位姓金的朋友说起过。你也别怪他,他不一定知道这石板的重要性。”看着一脸狐疑的两人,符剑声平静的解释道。

    虽然这解释还算说得过去,但白马筱的戒心已经提了起来,就不会轻易放下,“为什么你想要?”

    “我?我可不想要。要知道你的这块石板,可能是全灵界唯一的一块,也是UG打赢这场仗的关键。现在无论是蛇神教还是UG都想得到它,你就不怕自己陷入危险吗?”

    “多谢关心,我早已习惯了危险。”

    符剑声眉头一皱,随即笑逐颜开,“你这是不信我啊。”

    “是。”白马筱毫不掩饰的说,“不要相信任何人,你教我的。”

    他无奈的笑了笑,“行吧。”

    符剑声还是原来那个符剑声,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听了龙校长的话后,总觉得这位符老师怪怪的。

    好像……真的有事瞒着他们一样。

    去一趟浮海回来,已是入夜,回到西山区的别墅时,正赶上开饭。

    符剑声的到来让宁毓开心不少,一屋子的客人中总算有了一个老朋友。

    吃饭时两人彼此畅谈着,不难听出他们曾经在学校同组时感情不错。

    宁静也是才知道她的母亲和自己的导师以前在学生会的同一个组,免不了有些诧异,“妈,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呢?”

    宁毓笑的很夸张,像个自大的富婆,“当初你这位符老师可还追求过我,要是让你知道了,他这个导师还怎么当?”

    宁静张大了嘴巴,符剑声笑呵呵的说,“听她胡说。当年我们组就她一个女孩,每次出去我们三个就跟在她后面,她逢人就说我们是她的后宫男宠,没想到现在就快当外婆了,还这么口无遮拦。”

    众人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宁毓脸上挂不住,羞恼的说,“你还不承认!要不要我把你当年写给我的情书拿出来念念?”

    符剑声一脸坏笑着说,“好啊。不过你可得看清楚,别错拿了莫钧写给你的。”说着,他转向莫棋,“小棋,你可不知道当时你父亲对这位宁阿姨可是苦苦追求到毕业,我还有很多他的囧事,要不要听?”

    莫棋没想到会说到自己这,尴尬的红了脸,赶紧抛开了这个话题,“哈哈……还真是巧,小静的母亲,我的义父,还有你们第七组的符老师,居然都在一个小组。”

    符剑声说道,“不止,还有白马同学的父亲,也和我们在一组。”

    宁静惊讶的说,“小白马的父亲也是灵者吗?怎么没听小白马提起过?”

    白马筱一直在悄悄关注着符剑声,他看起来就像是叔叔和毓姐的好朋友,根本不像有什么问题的样子,没想到话题说着说着就到了自己头上,而且还是个敏感话题。

    他懒得和他们解释他和叔叔之间的关系,心想着反正他们也不认识他父亲,也就点点头说,“我才加入灵界,我身边的亲戚也就只有我是灵者了,所以我也是才知道我父亲是灵者。”

    果然他们没有在意,继续谈论起当年的往事,说着说着便说到了明天的婚礼彩排。

    于是他们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没有伴郎和伴娘。

    对此宁毓首先表达了惊讶之情,“我以为你们两个新人已经定好了,这事还让我这个妈来操办是不是有点不妥啊?”

    这事他们俩还真没有考虑过,一下子都有些尴尬,宁静红着脸说,“妈,我们第一次结婚,没想起来也正常嘛。话说,枫哥你定好伴郎了吗?”

    没有人回答。

    宁静这才发现聂涧枫正对着面前的餐后甜点发愣,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些不高兴的说,“枫哥!”

    聂涧枫一个激灵,缓了过来,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刚刚他们说的话还是被他听了进去,脱口道,“就白马吧。”

    白马筱又一次没想到会说到自己头上,诧异的说,“你比我早进学校两年,这两年里你都没有比我还熟的朋友吗?”

    聂涧枫没有说话,而是甩给他一个“让你当就当,别废话”的眼神,一下子就把他给噎住了,嘀嘀咕咕的说,“哪里是伴郎,明明是抓壮丁……”

    宁毓倒是挺满意这个伴郎,“你和小静是同组,让另一位同组的同事做伴郎,也算是个好兆头。”说着一脸期待的看向宁静。

    宁静想了想,“同组的话……我们和第一组现在同住菁英舍,那这个伴娘就……”

    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了莫棋身上,但很快莫棋就注意到了白鸟翎那堪称残忍的眼神,忙摆摆手,“伴娘这种角色当然还是新娘的闺蜜来当。学姐你想想有没有要好的闺蜜可以来的?”

    宁静难为情的挠挠头,“我只有几个熟悉的朋友,但都不算闺蜜。而且她们也都是枫哥的追求者,找她们不合适。”

    岂止是不合适,估计她们现在想杀了宁静的心都有,找来做伴娘绝对是自掘坟墓的做法。

    “要不就小师叔吧?”宁静忽然想到了剑音。

    但很快就被宁毓否决,“不行不行,到时候符老师是作为新郎长辈出席的,她是老符的妹妹,也算你的长辈,哪有找长辈做伴娘的?”

    这也不行……宁静泄气的看了看剑音,剑音也耸耸肩给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这样算下来,就又回到了莫棋头上,莫棋料到会是这样,抢先说,“要不就白鸟吧,伴郎的未婚妻,兆头更好!”

    宁静不是没想过这个选择,但她和白鸟翎说实话不算熟,在菁英舍第一次见面时就被她撅了胳膊,之后在东洲时也没什么交集,也谈不上并肩作战,就怕她会不同意,到时候不好收场。

    “好啊。”哪知还没等宁静开问,白鸟翎一口答应了下来,她望着白马筱,眼神中是满满的期待。

    虽然只是伴郎和伴娘,但她就好像是期待她自己的婚礼一样。

    她应该很期待和这个男人举办一场婚礼吧。

    最重要的事总算是定了下来,接下来他们又商量了婚礼的流程,之后便各自回房休息。

    入夜,白马筱睡得正酣,忽然就被魂侣叫醒了。

    没错,就是被魂侣叫醒的。他没有去魂池,而是做了个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梦,梦里小翎就在他的身边,俩人手牵手躺在躺椅上,又温馨又轻松。谁知魂侣忽然出现,一把将他的躺椅掀翻。

    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开骂,床前站着的一个黑影把他吓了一跳。

    真的是“一跳”,他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蜷缩在床头抱着枕头。

    太可怕了!午夜凶铃啊!

    “筱哥。”

    这声温柔的呼唤将他从惊吓中拉了回来,他打开了床头灯,果然是小翎。

    “吓死我了……你怎么过来的?”

    “咒印符。”

    大半夜居然用灵术穿墙过来吓人……不对,她不会这么无聊。

    “出什么事了?”白马筱立刻警觉起来,“难道有人来了?黑校服?蛇神教?假雪霁?”

    这么一说,他仇人可真不少。

    白鸟翎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上了床,头枕着他的胸口,望着天花板说,“心有点慌,睡不着。”

    “心慌?”白马筱挑了挑眉,一脸猥琐的说,“是不是忍不住了,想提前洞房呀?”

    “认真的。”

    “咳咳。好吧,你怎么了?”

    “不知道……以前你每次离开我时,我都会这样心慌,不知道这次……”

    白马筱心里有些难过,曾经几次抛下她,看来不经意间给了她不少的伤害,自闭三十多年的她,好不容易有人带她走出了那个黑暗的角落,最害怕的就是被抛下,而他却三翻四次的扔下她自己离开。

    他愧疚的抚上她的脸,被她紧紧的握住,生怕他会消失似的,这更加深了他的歉意,“说好了不再丢下你,就绝不会再一个人行动。目前为止,我对你毫无隐瞒,调查到了什么都是第一时间告诉你的,以后咱俩就是一个人,不管遇到什么都一起面对,我保证。”

    白鸟翎没有说话,而是用脸颊蹭了蹭他的手,蹭的他心都要化了,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别想了,今晚我陪你睡。”

    “嗯。”

    这一夜,他们都睡得不踏实,却很舒适。

    第二天,所有人都换上了正式的服装,进行婚礼的彩排。

    他们的婚礼会场选在别墅的后院,那里背靠别墅,面朝悬崖下的大海,风景优美,海风舒适,简直是绝佳的场地。

    所有人都已就位,司仪准备和他们商议流程。

    这时,身着礼服长裙,梳着精致披肩发的白鸟翎刚踏入场地,所有的焦点都汇聚到了她的身上。

    一直以干练的红色校服和清爽的马尾辫示人的白鸟翎,此时换上了长裙美发,一瞬间抢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人靠衣装,这个定理放在如此完美的女子身上也是成立的。

    锦上添花。

    身穿西装的白马筱上前绅士的伸出手,牵着她走在红毯上,那一刻仿佛是他们二人的婚礼,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步步走上了幸福的终点,那开满象征婚礼祝福的香水百合的拱门下,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视着,虽然没有音乐,但此时二人的心中都响起了浪漫的婚礼进行曲。

    每个人都沉浸在了这浪漫温馨的气氛里,直到司仪的提醒下,众人才回过了神。

    宁静自嘲的笑着说,“我早就猜到了,让小翎你当伴娘,肯定抢我的风头。”

    二白歉意的笑了笑,退到了一边。聂涧枫和宁静两位正主才来到了百合拱门下,进行着婚礼的流程。

    在司仪那熟练的台词中,众人投去了祝福的目光。

    二白的手始终牵着,看着他们的宣誓,就像看到了两年后的自己。

    那时,他们也会像这样,在一个或许没这里豪华,但一定更加温馨的场地上,说出那句相同的话。

    “我愿意。”

    ……

    彩排结束,明日的婚礼将在此刻开始,今晚两位新人将不能见面,有一项没有彩排但同样重要的流程——接新娘。

    到时新郎将在新娘那一方的种种刁难下接走新娘,成为婚礼中最热闹的一环。

    所以今晚,白马筱作为新郎的“同伙”,要和新郎一起住到市区的一家酒店内,而白鸟翎作为新娘的伴娘,自然要和他分开一晚。

    “说什么今后不管怎样都不分开。才一天就又要分开了。”

    白马筱无奈的笑笑,“还不是你一口答应下来的,现在反悔晚了。”他知道小翎只是闹闹别扭,这分寸她还是有的,“就一晚,明天我们就又见面了。”

    作为主角的聂涧枫和宁静两人都没有这对伴郎伴娘腻歪,这二白实在是甜的齁嗓子。

    婚礼过后,他们就要开始一段新的征程了吧。如果能和这场婚礼一样顺利就好了。

    可惜,并不顺利。

    第二天,作为新郎团队的成员,白马筱、剑音和谭举三个人一大早便急的团团转。

    因为新郎,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