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都市小说 > 替嫁谋爱:医妻要离婚 > 第966章 永不见天日
    “容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很快你就会和他们一样,这辈子都只能乖乖待在容器里面,永不见天日。

    与其担心别人,你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被关在容器里,永不见天日?

    “你以为我会任凭你们宰割吗?”

    云安安攥紧了手指,嗓音里压抑着浓浓的怒火。

    “你以为你进了这里,还出得去吗?”

    秘书讥笑反问,随后拍了拍手,“来人,把她带下去,好好“处理干净”。”

    随着他的拍手声落下,研究室的角落里走出来几个保镖,快步朝云安安逼近!秘书看着云安安微白的脸色,脸上的冷笑更深了。

    在这个地方,有的是手段能治傲骨……啪嗒、啪嗒啪嗒。

    突的几声轻响传来,整个研究室里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怎么回事?

    谁把灯给关了?

    还不快开灯!”

    想到最里面实验室里的人,秘书头上的冷汗都下来。

    如果只是灯光开关出问题还好,这要是停电……就惨了!漆黑之中,研究室里一片混乱。

    过了足足有五分钟左右,研究室才恢复了照明,秘书也跟着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才松到一半,就硬生生地卡在了他的心口。

    只见整个研究室里,哪里还有云安安的身影?

    !“云安安去哪里了?

    !快点把人找回来!!”

    随着这声怒吼,保镖们纷纷向外追去。

    与此同时。

    当时黑暗来得太突然,云安安还未反应过来,就有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从研究室里跑了出来。

    一路狂奔到电梯,那人拿着身份卡往感应区域一刷,电梯才开始上升。

    云安安轻喘着气,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当看清那人的真面目时,双眸都瞪圆了。

    “陆……陆则瑄?

    !”

    竟然是他?

    !陆则瑄抬眼看着她,平静地道:“你果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所以他后来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她的画了。

    云安安抿了抿唇,被他看得心情复杂,“你是陆家的人,为什么要帮我?”

    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云安安就已经确定,把她绑来这里的就是陆家。

    “没有为什么。”

    陆则瑄没功夫回答这些没意义的问题,只说:“我只能送你到地面,离开这里之后你只要一直往前跑,最少十分钟就会看见大……”“研究室里的那些人怎么办?”

    云安安紧咬着下唇,想到时清野被困在容器里,如同死人一般的模样,心脏的位置便阵阵抽搐。

    陆则瑄面无表情,“我只救得了你一个,救不了所有。

    而且,没有人能从那位先生手里抢人。”

    “这座地下研究所一共有九层,你刚才所见的只是其中一层,由于在最底下,是最安全也是守卫最少的。

    但其他层的人加起来少说有上千名。”

    “如果惊动了这里的所有人,到时候别说那些实验品,连你也走不掉。”

    实验……品?

    时清野被他们当成了实验品?

    !“我要回去。”

    云安安双手紧握,眸光坚定地看着陆则瑄,“你不用为难,我自己一个人回去,绝不会拖累你。”

    陆则瑄面露一丝错愕,“你疯了?

    你明知道回去的话你会——”“会死。”

    云安安没有一丝动摇,“即便如此,我也要试一试。

    我弟弟还在里面,生死一线,我不能抛下他自己离开。”

    只是一个弟弟而已,能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陆则瑄哑然,眼睁睁看着云安安走出电梯,一步步重新向那间地狱跑去。

    眼中的迷茫,几乎快把他淹没。

    云安安丝毫没有发现陆则瑄的异常,一边脱下身上的白裙,从自己原来的上衣领口,抠出了两粒药丸。

    她跑回来时,刚好和那些出来追她的保镖们,撞了个正着。

    云安安直接捏碎了手里的药丸,然后迎空一洒!保镖们快步上来抓她,那些细碎的粉末正好从头顶落下,被他们毫无防备地吸入了鼻腔里——咚、咚、咚咚!面前的保镖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不省人事了。

    云安安拿走了他们的身份卡,又从他们身上跨过,直奔研究室。

    她左手也没闲着,把藏在衣服里的药丸全部抠出来,竟有足足一捧!研究室门是开着的,进去前云安安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脑清醒地做出判断,然后走进里面去。

    秘书独自在研究室里面,听见声音还以为是保镖回来了,却没想到会看到云安安。

    “你——”他刚张嘴,云安安手腕一扬,药丸就被弹进了他嘴里,入口即化,连吐都来不及吐。

    “你给我吃了……什、什……”噗通。

    秘书话说到一半,就跟条死鱼似的倒在地上,彻底没声了。

    云安安没多耽搁,在研究室各处都撒上了药粉,这才去找锤子,把困住时清野的玻璃容器砸开。

    咚咚咚,咚咚咚。

    沉闷的声响不断在研究室里响起,听得人心慌。

    不知砸了多久,一丝血迹从云安安指缝里流出,面前的玻璃容器终于破开了一个小洞。

    云安安眸光一喜,对准那个小洞用力一敲!蛛丝般的裂缝在小洞周围产生,紧接着“嘭”地一声巨响,整个容器彻底碎裂开来!云安安及时地避开,才没有被那些碎片伤到。

    容器中的时清野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身上被那些碎片擦出了大大小小的伤痕,鲜血淋漓。

    云安安急忙上前,用裙摆擦干净他脸上的液体,然后掰开他嘴,塞了一颗修复丸进去,再按着他的穴位迫使他吞下。

    时清野虚弱得几乎快感知不到的气息,逐渐开始恢复。

    此地不宜久留,云安安本想背着他立刻离开这里。

    可在看见另外四个容器里,同样生死未卜的人时,她忽的便犹豫了。

    这是四条活生生的性命……不过犹豫了两秒钟,云安安便咬着牙重新站了起来,拿着锤子快步朝最近的容器走去。

    …地下研究所的后门。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陆则瑄的心渐渐沉到了谷底,大脑冷静地开始思考。

    如果五分钟后云安安还是没有出来,那么他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