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552章 三楼的密会
    埃斯基尔拄着那刚刚做好的十字架木杖,又是身披黑袍,一顶黑色的圆帽遮住他秃顶的脑袋。

    两名看似木讷的小随从紧随其后。

    三人跟着报信的佣兵战士,谨慎地走近公爵的宅邸。

    “就在这里!停下。”

    有护卫的战士拦住三人。

    “怎么?我们有问题?”埃斯基尔问。

    “来人,检查他们可有凶器。”

    一听这个,埃斯基尔平生一股气,他连忙解释,“我们是追求神圣之人,我们不会带任何武器。”

    这话被一旁观摩的耶夫洛听到。

    “不带武器?”他昂首走来,“我在不列颠听说很多事。那些王国有着同样的信仰,就是你所谓的神圣信仰。不带利器?你们的争斗不比我们仁慈。”

    “这……是他们不够虔诚。”

    “少来这一套。”耶夫洛继续命令,“兄弟们,好好检查。”

    在法兰克,教士的圣体是不容玷污的!民众见了教士,或是躬身或是跪下,口口声声希望得到救赎。

    埃斯基尔感受到一丝羞辱,不过那两位随从已经无所谓了。

    他们不可能带任何利器对公爵不利,但那个木头十字架手杖还是被暂时没收。

    此刻的留里克就在宫殿的第三层等候,静看自己的卫士们是否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奥托亦是站在床边看到了这一切。

    “你让另一个信仰的大祭司来我们的领域,也许对神不敬,这真的合适?”

    “爸爸,这个男人,就是维利亚所说的罗马黑衣人。”留里克淡定道。

    “嗯?新的一个?”

    “也许这就是命运。曾经的黑衣人留下了一本羊皮书,书中有着智慧,但我看不懂罗马人的语言。

    这个男人懂罗马人的语言,我想利用这个冬季学习,最好让我的妻妾们也学习一下。我对他们的信仰无所谓,不过为了我们的未来,我至少要有些了解。”

    “好吧……”奥托拍拍留里克的肩膀,“罗斯是你的,照顾好我们的罗斯。”说罢,奥托转身就走。

    “爸爸,你去哪里?”

    “没什么,我对这个黑衣人没有想法,我要跟着老朋友们喝酒。走了!”

    奥托实在不想和罗马黑衣人聊什么,自己行将就木,还是趁着还健在赶紧享乐。尤其是他自感时日无多,浑身都毛发差成了灰白,健壮的自己终于成了老头子,而儿子已经是最完美的首领,自己当做甩手掌柜拂袖而去。

    本来耶夫洛只是监督者,现在他竟亲自做起领路人。

    埃斯基尔紧随其后,当他走过宫殿外墙,通过正门进入庭院之内,光怪陆离感扑面而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竟用一块巨石铺设了庭院?不对!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耶夫洛无意废话,他保持着警惕催促快走。

    埃斯基尔走在完全平整的巨石上,只见有些地方何其光滑,他甚至看到了阳光反射的掠影。

    他见到的正是水泥地面。

    自从罗斯的工匠知道了水泥的配方,用它作为建筑粘合剂是一个用处,用来铺设地板亦是用处。只是碍于它有限的产量,至今仅有公爵宅邸享有罗斯唯一的水泥地庭院。

    埃斯基尔无法解释这一切,绝对平整的坚硬“石头”地面岂是奇幻能形容。

    他终于进入了留里克的宫殿,两名随从被暂扣,唯有他本人得以上楼。

    仅仅是上楼,又是一段奇妙的感觉。

    因为罗马的衰落,旧帝国治下的民众忘记了太多的技术,新来的蛮族又一窍不通。即便有着加洛林复兴,繁荣对法兰克北方边境的影响实在有限。

    民众还在住石墙草棚,领主的居所也鲜有高层。

    一听公爵竟将密会之所定在三楼,埃斯基尔又在重塑自己的认知。

    他不禁嘀咕,“这要是请到罗斯的工匠,把他们感化,我就能在兰斯修一个伟大的大教堂,我也就提前晋级大主教。”

    终于,埃斯基尔登上了顶层。

    宫殿的三楼距离地面近乎十米的高度,在罗斯堡这就是最高的。

    三楼是宽敞的所在,打开的窗户将阳光放入,整个楼层敞亮极了。

    他忽见一少年盘腿而坐,那搭在胸前的金色马尾,正是留里克本人。

    “你终于来了。”留里克严肃道。

    埃斯基尔先是点头,又说:“我来了,有很多的事情,我想对你诉说。”

    “是吗?正巧,我也有一些事情。来吧,坐到我面前。这是个僻静的地方,无人能干扰你我。”

    “是。”埃斯基尔双手搭在身前,勾着头径直走去。

    这位老传教士见过太多的领主,有年轻狂妄的,有老态龙钟的的。

    他不知如何评价罗斯的留里克,这孩子已经是罗斯的实权公爵,其人浑身都是谜团。

    他注意到这少年身边还摆着一个精致的宝箱,里面又能装载何物?

    埃斯基尔谨慎坐下,他再抬头看到木墙上那一排狰狞熊头,又不禁心声恐惧。

    该如何进入正题?留里克自有打算。

    沉重的宝箱被打开,就在埃斯基尔的愈发加重的震撼中,留里克开始搬出其中的宝贝。

    羊皮书、镶嵌钻石的黄金十字架、镀金十字军、更多的羊皮书,以及更多。

    瞧瞧这些珍宝,看着看着,埃斯基尔狂跳的心脏驱使他站了起来。

    他的双眼布满血丝,颤抖着嘴巴急迫地问:“你……你从哪里得到了这些圣物?”

    东西基本都拿了出来,留里克摆在面前,昂气头故意说,“这些……都是我抢掠来的。”

    “抢掠?”

    “当然。我攻打了林迪斯法恩,我把修道院的宝贝都带过来了。”

    “啊!你……”这话就好似晴天霹雳,埃斯基尔惊得浑身颤动,有觉眼前的少年不在俊郎,洁净面容所掩盖的正是恶魔的獠牙。

    “怎么?你在害怕?觉得我是个恶棍?”

    埃斯基尔立刻清醒过来,又在胸前猛划几记十字,这才颤巍巍坐下。

    “不敢,这是……你的功绩。”

    留里克耸耸肩,“我知道你这么说实在违心。实不相瞒,我攻打了不列颠,我掠夺了林迪斯法恩,那些教士全都被杀。所以,你的神会惩罚我么?”

    “这……”

    “你说实话,我恕你无罪。”

    这小子为何这么问?这小子为何做了恶行,偏偏要把圣物完好无损的保留。

    埃斯基尔知道丹麦领主们对弗兰德斯的掠夺,他们已经占领了杜里斯特港,杀死了当地的教士,捣毁修道院抢掠财宝,圣物也被毁坏。

    埃斯基尔谨慎说,“根据我们的信仰,你必下地狱。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你接受我们的信仰,接受洗礼,再向我忏悔。你就会得到宽恕。”

    “就这?”留里克实在憋不住哈哈大笑。

    “啊,大人,您不是对我们的信仰很感兴趣吗?”

    “是感兴趣。可是我想不到,你来的目的真的是要感化我皈依。我不生气,我明白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很抱歉,我所来有为别事。”

    留里克摆摆手,“先听我说。”

    罢了,他翻开最古老的那本《出埃及记》,指着文字,“七十年前,有罗马的传教士抵达罗斯,希望我们接受你们的信仰。我们的大祭司并没有认同,传教士就留下了这本书。请你看看吧。”

    说着,留里克将书推了过去。

    埃斯基尔翻阅一番,越看越是惊悚。其文字是拉丁语无误,就是书写的字体和法兰克王国是不同的。

    “这……真的是罗马?”

    “是。”留里克点点头,“我知道有两个罗马,这是东罗马的书籍。你不是罗马人,你从法兰克来。据我所知,你还是个萨克森人。”

    “的确如此。”

    “那就请看这本。”

    另一本更加厚重的手抄本书籍推到埃斯基尔面前。

    “这就是林迪斯法恩岛的福音书?你果然……”惊讶中,埃斯基尔的额头已渗出汗水。

    “拉丁语,我看不懂。我想知道书中的详细内容,你应该懂得拉丁语,我要你教我。”

    “啊!这才是你邀请我的真实目的?”

    “正是如此。如你所见,我们的公国已经在使用罗马的字母,我已经放弃旧文字。你能轻易拼读出我大船的名字,就应该明白我对于知识的渴望。”

    恍惚间,埃斯基尔觉得自己站在历史进程的关键节点。

    “你在犹豫?”留里克又问。

    “不。我愿意,我愿意做你的老师。实不相瞒,我从未见过哪一位领主如您一般渴望智慧。”

    “你这是在赞誉吗?”

    “是发自肺腑的赞誉。”

    “好吧。”留里克依旧保持着平静,又说,“我也当给你一定的报酬。也许我该许可你一些要求。你但说无妨,权当我的学费。”

    “那就皈依。”埃斯基尔不过脑子脱口而出。

    “又是这样?”留里克摆出一副难堪的脸。

    埃斯基尔这边又是穷追猛打,“大人,上帝爱你。上帝会宽恕你所有的罪,如果你皈依,你的臣民也已经皈依,你的公国就能变得伟大,你会成为北方的圣人。我知道你不仅仅是对我们的信仰感兴趣,我知道你已经修建了一座小型的祈祷室,那就是一座修道院!您实际许可了神圣信仰扎根于此,您还在等待什么?罗马会册封……”

    “闭嘴!”留里克闭着眼皱紧眉头,“那是不可能的。我不反对你,我感兴趣,不代表必须接受。”

    “大人,这值得您接受。”埃斯基尔话锋一转,试图找寻一个新突破口,“我游历四方,知道丹麦素来与你们瑞典不和。你们罗斯接受了,就能和法兰克同盟,就能南北夹击丹麦,你们的威胁也就没了。”

    这话说得确实让留里克大吃一惊,想不到这老小子还是个带战略家?相当多的领主可没有这种智慧。

    “想不到你还关注国家间的战争?你不是反对战争吗?”

    “大人,我也是为了你们好。”

    “够了。”留里克厉声道,“你的想法不切实际。说一个我能接受的。”

    埃斯基尔预判留里克大人再犹豫,犹豫就等于动摇,只要动摇了,未来就可以感化,现在不行以后应该可以。

    埃斯基尔想了想,“我只有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罗斯正式建设一个修道院。您的奴隶中有些人接受我们的信仰,他们需要一个礼拜的地方,需要一个留驻的牧师照看这些可怜的羔羊。他们只要做了礼拜就能心安,心安就能更好为你做事。”

    “是吗?这个我倒是可以接受。”

    “您真是仁慈。”埃斯基尔即刻奉承。

    “那么,你可有牧师的人选?”

    “有一个,我会安排我的随从留驻这里。”

    留里克点点头,他本也不希望埃斯基尔这个老家伙长时间赖在这里。

    提及这家伙的随从,留里克忽然想到,那两个随从都是少年男孩嘛,年龄似乎不比自己大多少。

    “现在你的随从都在外面。你选中了人选,我招他进来。说说看,那随从可懂得我们的语言?”

    “懂得。那孩子本是丹麦的奴隶,是一个丹麦人。”

    “我明白了,我要仔细瞧瞧此人。”

    不一会儿,随从约翰被领至三楼,他警觉地坐在埃斯基尔身边,木讷寡言的少年可是让留里克不得不想想很多。

    “喂!你的名字。”留里克随口嚷嚷。

    “约翰……”少年谨慎回答,罢了又勾下头。

    “约翰?你本来都名字呢?”

    “英瓦尔。”

    “好吧,英瓦尔,你要留在我的领地,做好准备了吗?”

    “我……准备好了。”

    留里克点点头,“你先站起来成为好好看看你。你的年龄又是多少……”

    须臾留里克明白过来,这少年本也不大,不过是十二岁罢了。这小子分明是个北欧人,想想老朋友菲斯克,十二岁的他已经在战场上杀死了二十个敌人,反观这个丹麦人,瘦弱且木讷胆小恍若兔子。

    等等!这小子看起来也是眉清目秀,此子被埃斯基尔带着,怕不是真是个“兔子”。

    木讷?缺乏野心?不会有埃斯基尔这样的狂热?

    倘若如此,那就太好了。

    且慢,埃斯基尔为何许可一个木讷之辈留在这里?这老小子看不出对罗斯不感兴趣,只怕这个教名约翰的英瓦尔只是把狂热藏了起来。

    留里克又问,“英瓦尔,你懂拉丁语吗?书中文字都明白吗?”

    “大人,我……我都懂。”

    “哦?这就太好了,我要你了。看你这瘦弱不堪的样子,我会把你训练成肌肉猛男,留在我身边,你来教我。”

    “是……是!”

    埃斯基尔不知再说些什么。这个小约翰实为自己的所爱,听留里克所言,这小子喜欢男的?

    不对吧!罗斯人都在笑谈他们的首领留里克有多达十七名妻子。

    留里克咳嗽两声,又说:“已经结束了。埃斯基尔,当明年冰雪融化,我会带你回比尔卡。你未来可以继续来罗斯,不过必先在比尔卡找到我的人,倘若没我的许可,你擅自来当被驱逐。我会给你建造一座好一点的修道院,它不大,也会非常隐蔽。你应该明白,我对你感兴趣不代表我的族人能容忍你。”

    “是。约翰会带我做好工作。”

    留里克点点头,“既然如此,我改主意了。埃斯基尔,你自己回去,你的约翰现在是我的人。现在,由约翰教我拉丁语,至于你,我现在不需要。”

    “啊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正是,我是罗斯公爵,我已经给你太多恩惠。不要再惹恼我,否则现在就把你驱逐。你留在罗斯,可以书写一部你的游记。我会给你麦子和肉食,以及冬季的温暖,等我有事自会召见你,但是切记,不可擅自尝试感化新的羔羊。我生怕我麾下奥丁的战士会把你砍成肉酱。”

    “我……我懂了。”

    “你走吧。”留里克摆摆手,看着埃斯基尔颤巍巍离开。

    待其走后,小教士约翰英瓦尔,弱弱问,“大人,我……我以后……”

    留里克挠挠头,虽然这个问题比较奇怪,他还是要问,“你,是那个老家伙的爱怜之人吗?”

    约翰没有任何的心理不适,他自觉明白了,即刻猛地转身撩开了袍子……

    “大人,希望我的服侍您能满意……”

    “就这?果然如此。”留里克站起来,用靴子狠狠踢一脚约翰的屁股。

    约翰重重跌倒,带着泪珠转过头,“大人,是我侍奉不周……”

    “给我站起来,你是个男人,也该是个男人。你的表现如同一个女人,这合适吗?我管你什么信仰,我会把你重新塑造才男人。英瓦尔,我就不相信,你真的纠结于信仰不近女色。”

    “是。”约翰英瓦尔即刻爬起来站好,悉听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