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修真小说 > 聊斋假太子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慧眼识渣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四下里阴云闭合,雷声殷殷。

    苏阳坐在石爷庙中,在这天亮之时,石爷庙中鬼物一清,唯有庙中的石像依旧端坐,而在这庙中,也就只有孙离,敖鸿,燕赤霞这些人了。

    昨夜将小国师一伙人全部肃清之后,在龙宫里面的敖鸿,孙离也随即离开龙宫,来到了石爷庙中,敖鸿将龙宫中的美食珍馐,甘泉冽酒取了出来,帮着苏阳招待了来这里的鬼物,而那些在石爷庙中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在喝了敖鸿的酒后,一个个拍着胸膛,说要待到阴曹地府的时候,好好安排一下小国师一伙人。

    花姑子拿着苏阳的信,和这些鬼物一并下了阴曹地府,要前往阴曹地府为安幼舆求情。

    小国师已然死去,他在这里布置的困龙阵法也被苏阳拆除,敖鸿在这昆明池左近已无天敌,自然能够往来自若,现在位于石爷庙中,天人相引,天上的雷劫跃跃欲动,敖鸿自然压制修为,收敛起息,也没有什么祸患。

    龙能隐能腾,苏阳所修炼的五龙蛰法,就是陈抟老祖根据神龙领悟出来的,因此龙族在这蛰伏升隐之间的妙法,不容小觑。

    “教尊!”

    燕赤霞将吴荣的头打包,一手提着,走到苏阳身前,说道:“多谢教尊成全,现在小国师已斩,我要拿着他的脑袋前往山东,祭奠家父。”

    斩杀了吴荣,燕赤霞已经了结一桩心愿,剩下的就是京城里面的国师了。

    “路上小心。”

    苏阳并不强留燕赤霞。

    “燕公子。”

    敖鸿身在后面,叫住了燕赤霞,手中拿着一个小包裹,走到了燕赤霞的身前,说道:“敖鸿多谢燕公子出手相助,这里有一些大木肉,并非什么珍贵的东西,燕公子拿着,在路上也能解饥解渴。”

    稽神录中曾经记载:有人破大木,目中有肉,可五斤,如熟猪肉,而这就是敖鸿所说的大木肉,看起来虽然类似熟猪肉,实则是大木即将化形,内里已经变幻,人若服用,妙用极多,送给燕赤霞作为口粮,可谓奢靡。

    燕赤霞看向敖鸿,只见敖鸿翠羽瑶带,天女六铢配饰,看其形貌,自然是绝世之姿,那身上无端的三分病气,我见犹怜。

    兴许是敖鸿太美,让燕赤霞不敢直视,微微垂眼,也不知怎么,都没有说拒绝客气的话,就接过了敖鸿递上来的大木肉。

    “天雷隐隐,龙女还是回龙宫暂避为好。”

    燕赤霞轻声说道。

    敖鸿正要说话,忽然感觉心肺不适,伸手捂住自己心口,连连咳嗽,也来不及和苏阳孙离说声道别,整个人化作一道龙影,在半空中夭矫而去,径回龙宫。

    “敖姑娘终究是先天有损。”

    孙离立足苏阳身边,瞧着敖鸿夭矫而去,说道:“这般心肺,倘若承受天雷,只怕是凶多吉少。”

    苏阳点点头,清楚敖鸿的身体状态,看向燕赤霞,瞧着他满脸担忧的模样,笑道:“怎么了,对龙女有意?”

    倘若此事没有苏阳,燕赤霞多半仍旧要在这昆明池中,有他和小国师的仇恨,燕赤霞和敖鸿两个人天然便是盟友,兴许两个人也会有一番灾劫,但苏阳相信邪不压正。

    不过这都是苏阳单方面在设想,现在的燕赤霞和敖鸿,两个人相交泛泛,只不过是因为苏阳在这石爷庙中招待小鬼,两个人才得以见面,这一夜过去,两个人也没有说什么话。

    “教尊说笑了。”

    燕赤霞羞惭说道:“敖姑娘是将要飞升西池的仙子,而我只是一介凡夫,如何能配得上人家?”

    我就问了你是否对人家有意思,你连婚姻问题都给考虑进去了……

    也挺好的,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教尊,我便去了。”

    燕赤霞手中提着吴荣的人头,背着大木肉,在这风雷之中腾空而起,向着山东方向而去。

    苏阳看着燕赤霞的背影,轻轻点头,像燕赤霞这种人,也是秉承大运的,倘若他当真是对敖鸿有意,或许两个人还会有些缘分。

    娶一个飞升西池的仙子,也没有什么难度,毕竟苏阳的夫人就是西池仙子嘛。

    敖鸿和燕赤霞两个人去了之后,整个石爷庙里面,也就仅有苏阳和孙离两个人了。

    孙离转过头来,看向苏阳,两个人目目对视,彼此一笑。

    “现在天色已亮,那边不远就是西安,我们两个一并往西安走走,如何?”

    苏阳知道孙离喜欢热闹,现在敖鸿的威胁已经去除,当下还有空闲,苏阳便想着带孙离前往西安城里面走一走。

    “还是先补全一下敖鸿的心肺更为妥当。”

    孙离忧心敖鸿。

    “敖鸿昨夜便和我说,今天晚一些,你的婚书就会回来,等到我拿到婚书之后,定然会用五色石来补她先天不足之处。”

    苏阳含笑对孙离说道。

    听到婚书二字,孙离的脸上也有几分羞涩,看着苏阳这得意笑脸,说道:“你怕什么,我又不会跑。”

    苏阳伸手揽过孙离,笑道:“我是怕她跑了。”

    石爷庙中昨夜因为招待了鬼物的缘故,今日很是乱杂,孙离在这石爷庙里面,大体的收拾了一下石爷庙,将里外脏乱处都给收拾干净,这才随着苏阳,两个人一并向着外面走去。

    一阵风吹入到了石爷庙中,正在上面的神像“哗啦”便掉下来了一块石头。

    苏阳和孙离两个人回头看了一眼,相视一笑,携手而去。

    再过不久,这个由人所雕刻的神像将会出现松垮,石头会从上面自然掉落,而后出现在那里的神像,将会和苏阳有九分相似……

    这非是苏阳的手脚,而是天地的造就。

    苏阳这一个石爷庙中的真神来过这里,也和这里的庙宇神像有了联系,天地的造化,会让两者越来越像,倘若是对岸的石婆庙中,有织女走入其中,那么里面的石婆庙中神像也会变幻,逐渐成为织女的面貌。

    这也是石爷石婆这两个神像在这里被万人供奉,冥冥通灵的缘故。

    苏阳和孙离两个人腾空飞起,穿梭到了云雾之中,依照两个人的脚程,也不过片刻之间,两个人便已经浮空在这西安城上。

    “嘻嘻,苏阳啊,可当真凑巧,你又被我抓住了。”

    正在苏阳和孙离意欲从空中飞落之时,苏阳听到了一熟悉声音,转过身来,只见是一女子,白衣轻纱,气度缥缈,正是白云城的翩翩姑娘。

    苏阳和翩翩也算是有缘,首先就是罗子浮,这一位和翩翩原本有缘的人,现在已经是天桂仙宫的弟子,并且断了俗根,六念清净,现在拿了五通神印,正在江南区域代五通神。

    而后就是在仙人岛上,苏阳和翩翩有过一面之缘,随即在西安,苏阳带着婴宁红玉之时,又和翩翩见面,而这一次来到了西安,居然再度见到了翩翩。

    上次见到婴宁红玉之时,翩翩就说抓住苏阳,而这一次苏阳又带了一个孙离……

    苏阳看到翩翩,笑道:“翩翩姑娘嫁人没有?”

    这女子一直恨嫁,并且眼光实在不佳,无论是原本的罗子浮,还是后来被她看重的罗惠卿,两个人尽皆是命运坎坷的人渣。

    翩翩听到苏阳的话,也不追究苏阳身边女子的话题,说道:“当真是巧了,我在山西那边看到了一男子,鸡群鹤立,幼有凤毛之誉,长夸骏骨之奇,是当之无愧的伟男子,现在正要前往山西,两人相聚。”

    看样子是在山西那里找到了真爱。

    “翩翩姑娘能不恨嫁,实在好事。”

    苏阳笑道:“天下间多了一璧人,少了一怨女。”

    翩翩听到苏阳称她怨女恨嫁,登时羞恼,说道:“苏公子才是人中俊杰,这位妹妹可知他家中已经有不少人了?”

    孙离闻言浅笑,说道:“我就是他家中的人。”

    听到孙离这般说,翩翩只觉没趣,看了一眼苏阳和孙离,说道:“我正要前往山西晋阳,今后你我有缘再聚。”

    “嗯……”

    苏阳点了点头,并不阻拦,眼见偏偏和他相错而过,忽然想到一事,说道:“翩翩姑娘,倘若你在山西晋阳,遇到了一个叫做南三复的富家子,好生观察一下,若是他坑害了民女,定要出手教育一番才行。”

    山西晋阳那里有一个人渣,叫做南三复,他表面和窦女相爱,而等到窦女怀孕生子,却又翻脸无情,不再相认,让窦女和孩子冻死在了自家门外。

    这故事出自聊斋《窦女》,距离苏阳太远,苏阳不可能因为这个故事,千里迢迢去打抱不平,去阻碍不知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翩翩既然在山西晋阳,就让她在那里留意一下,倘若见到,帮窦女一把也是好的。

    女倚户悲啼,五更始不复闻。质明视之,女抱儿坐僵矣……

    这略略文字,描绘的也太过悲惨……

    正将要走的翩翩却忽然僵住,山西晋阳南三复……这不就是她新看上的南郎?现在收拾东西,正准备和他奔现的那位?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