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玄幻小说 > 神魔因果 > 第2074章
    修仙者来说最艰苦的时候并非是与敌人搏斗的时候,而是他们在独自闭关修炼的时候,闭关一天两天还可以忍受,一星期就会让大部分修仙者心烦气躁,毕竟在一个全封闭的空间里呆上那么长的时间任谁都会反感,若是再遇到修炼瓶颈就更让人心烦了,说不定还会因此一蹶不振下去,在修为方面止步于当前境界,往往那些经的住寂寞的修仙者都会在修炼上有所成就。

    在闭关修炼方面一直存在两极分化的现象,有天赋的或者修为高者往往闭关数年都不会感到不适,对于他们来说修炼就像是休息,只要不受人打扰他们便可长久的闭关下去。

    还有一些人,在一些小地方可以称得上天才,因为时常被人称赞而心高气傲,前期修炼还不会显露出太大的问题,等境界再高些后便会遇到大大小小的瓶颈,这些人通常会为了彰显自己的天赋而尽早出关,长此以往就导致境界上的瓶颈越来越难突破。

    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天界大家族或者大势力的子弟实力稳定增长,而一些小地方的平均修炼境界都会越来越低,一种类似“贫富差距”的关系渐渐在人群中产生,时间久了人们就开始怀疑当今天庭的管理和分配,认为天庭偏袒大家族而忽视小国家的人们,甚至有些小地方都已经不再信仰玉皇大帝,反而膜拜起当地的最强者。

    各种各样的小势力、小国家不断在天界各处产生。

    而此时正在南林禁区的某一处地穴修炼的段浪则并不清楚外界的风云变动。

    时间转眼便过去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段浪白天凝聚意识体,晚上吸收晶石里的真元,虽然每天只用了一半的时间修炼,但因为蓝晶的加持,让他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将境界从筑基境第六层初期提升到了第七层的中期,这在外人看来几乎是天方夜谭,但如此成就都是地阶功法往生书和蓝色晶石的共同作用下完成的,这样想来段浪能在一个月里跨越一个小层次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而且因为“金缕水”中所蕴含的金属性,让他神纹中的金属性增长了不少。

    今日清晨,段浪终于结束了一夜的修炼。

    “这晶石果然是好东西,若是按照我之前的修炼速度想要修炼到筑基境第七层起码还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没想到在这里一个月就修炼到了第七层的中期。”段浪感叹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当初身上的伤早就痊愈,而且因为境界有所突破,段浪的皮肤和外貌都变得变好了不少,本就眉清目秀的少年此时更透露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再加上他在剑道上的领悟,让年仅十岁的段浪拥有如神鹰般锋利的眼神。

    “若是你不需要腾出时间来凝聚意识体,你能有更大的进步。”穆红回应道,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留意着周围的情况,幸运的是并没有是么意外发生,除了偶尔指点一下段浪的修炼外几乎没有别的事情要做。

    段浪闭上了眼睛,往生书的运行之法暗暗调动,不多时就有一层深蓝色的光辉从他的皮肤中透露出来,渐渐的那光辉与段浪发生分离,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当分离结束的时候段浪身边就站着一个浑身散发着蓝色光辉的意识体。

    “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最终没有白费,我终于凝聚出来完整体的意识体!”段浪虽然很想站起来仔细观察一下意识体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但怎奈此地的压力太大,虽然他进阶到了筑基境第七层,但依旧抵抗不了沉重的压力。

    “为什么意识体可以站着?难道他不会受到压力的影响吗?”段浪不解的说道。

    “它当然不会,其实意识体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法阵,它的实质只是真元而已,而能量当然不会受到压力的影响了,”穆红解释道,“意识体说白了就是用真元刻画出施术者的外貌,但只要你的境界够高,便可控制它做一些简单的动作,甚至可以施展一些低阶斗技。”

    “这么神奇吗。那我现在我能让它做什么?”段浪说道。

    “你还是自己试试吧,但我估计以你现在的境界,是不可能控制它做出什么太复杂的动作的,但我觉得你可以试试让它来使用剑道的力量。”

    段浪一听便瞪大了眼睛,惊讶道:“难道靠它还能发挥出剑道的力量吗?若是行得通的话,那我岂不是可以在千里之外控制它杀人于无形吗?!”

    “理论上是行的通的。”穆红认同了段浪的观点,但他还是不忘泼了段浪一盆冷水,“但是你是不可能的了。”

    “为什么?你可别跟我开玩笑啊。”段浪逼问道。

    “你可别忘了,你现在修炼的功法往生书并非全本,所以没有办法控制意识体离开你太远,我觉得你现在顶多控制它走出一百米,若是超出了这个范围意识体应该就不再受你的控制了。”

    “而且你的想法太幼稚了,你若是能将剑道领悟到大成,千里取人头根本就不需要那么麻烦,只要你领悟的足够深,也许只需要你的一个念想便可灭杀万里外的一整个城池!”穆红一本正经的说道,“想我当年就拥有这般威力,可怎奈天妒英才啊……”

    “是是是,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段浪一边应付着穆红一边试着控制意识体经行一些简单的活动,因为此时董遇之还在修炼状态,所以段浪并没有尝试用意识体催发剑道,万一失手影响到了他那就不好了。

    穆红还在段浪的脑海中不断地讲述着自己生前的英勇事迹,想什么勇斗天界四大将军、独挡天河数十万天兵之类的事情这一个月里他已经说了数十遍了,每日段浪在凝聚意识体的时候穆红都会在在一旁滔滔不竭的说着,起初段浪还会偶尔回应他两句,但到后来段浪干脆就在一旁不出声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倒并不是因为穆红讲的故事毫无亮点,只是他每天讲来讲去都是那两件事情,根本没有新的,现在害得段浪只要一闭上眼睛,大脑中就不断回放穆红的声音。

    “咦,你醒了啊,怎么样身上的伤痊愈了没有?”本来正在操纵着意识体四下行走的段浪突然看到董遇之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