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修真小说 > 最强吞噬升级 > 第015章 乞丐酒鬼,少年奸商
    叶卿汉的本命尸骨蚓约有半根食指的长度,通体翠绿色,体表浮动着淡淡的光晕,倒是没有它的名字听起来那么恐怖。
    “叶兄,我陆贤弟无恙否?”这已经是田和第二次问叶卿汉同样的话了。
    “田兄,你放心,陆兄弟的伤口面积虽然大,但都是浅层皮外伤,而且大部分已经结痂了,其实就算不治疗,几天之后也会自行痊愈。”
    叶卿汉不紧不慢地回道。
    虽然看出陆平安是被陈家的九龙金乌所伤,但他并没有多嘴提及。
    “吐。”
    随着叶卿汉话音落下,一滴尸骨龙涎从尸骨蚓的尾部分泌出来,滴落到陆平安的背部中央。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就见陆平安后背处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中心向四周迅速愈合,眨眼之间便恢复如初。
    “多谢了,叶兄。”陆平安从座椅上站起身,郑重地朝叶卿汉行了一个抱拳礼。
    他很清楚,尸骨蚓的尸骨龙涎既是治伤的良药,又是叶家人修炼家族功法的必备品,对于一名修炼者而言,修为可比金银珠宝珍贵得多。
    “哈哈,没事的,我叶家的九转霸体术进阶缓慢,为陆兄弟消耗一些龙涎,倒也不会影响一个月后的宛丘大比,更何况你还是田兄的挚友。”
    叶卿汉语气客套地回道。
    “别说了,叶兄,今晚多亏了有你在。”田和上前拍了拍叶卿汉的肩膀,十分大度地说道,“这样,青竹姑娘我就让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后,田和再不管脸色僵硬难看的叶卿汉,勾着陆平安的肩就来到了楼上,重新点了一桌好菜吃喝起来。
    “田兄,咱们把叶兄晾在楼下,是不是不太好啊?”
    酒桌上,陆平安颇感纠结地问道,在他看来,田和的做法实在欠妥。
    “贤弟,你有所不知。”田和咂了口酒,小声地向陆平安解释道,“这个叶卿汉为人精明,你觉得他刚才为何如此尽心地替你疗伤?呵呵,还不是为了讨好我,好在大比时抽一个好签。”
    叶卿汉不过是叶家的一名旁系子弟,田和犯不上为他破坏规则,毕竟今年的宛丘大比有洛天城来的特使监督。
    “当然了,如果换成陆贤弟你,就算你不提,我也会给你安排一个好位置的。”
    田和虽然城府深沉,但他对陆平安却是推心置腹,毫无保留。
    “哦,怪不得。”陆平安听后恍然,轻轻点了点头,“对了,抽签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大概半月之后吧。”田和说着,为陆平安斟了一碗茶,开始向他询问起今晚遇袭的始末。
    陆平安知无不言,不仅将自己的猜测和盘托出,甚至连他被家族长老陆天望谋害的事,也一并讲给了田和。
    “唉!我就知道,你那个大伯不是什么好东西。”听了陆平安的叙述,田和的脸上顿时布满阴云,“贤弟,兄长我能力有限,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搬到城主府来住。”
    陆天望和陈昊都是家族中的实权派,而他只是一个没有一官半职的纨绔子弟。
    退一步说,就算是他父亲,宛丘城的城主田宴,也不敢跟这两大家族同时对立。
    “田兄,我已经想出了应对之策,就不劳你费心了。”
    陆平安婉言谢绝道。在天元大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依靠别人是无法立足的。
    “禀少主,我们刚刚在花舞巷内,发现了一伙儿形迹可疑的人,他们现在已经离开琉璃街了。”
    这时,两名负责田和外出期间护卫工作的城主府家将,上楼汇报道。
    “嗯,知道了,退下吧。”田和挥了挥手道。
    琉璃街人员密集,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外地显贵,不好招惹。陈、陆两家秘密派遣的杀手,自然不敢在这里久留。
    “老姐姐,我这万象壶你可不能拿走,要是没了它,老头子我可就没得活咯……”
    田和正准备和陆平安继续聊大比抽签的事,就见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突然从楼下跑了上来,一边冲向二人的酒桌,一边操着一口外地口音大喊着。
    “燕老八,你给老娘站住!”
    椅锦楼的老鸨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追在后面,看到老乞丐躲在了陆平安他们的酒桌后,赶忙赔起了不是,“哎哟,实在抱歉啊,少城主,打扰了您和这位爷吃酒。”
    “冯妈妈,他是谁啊?”田和看了一眼紧紧抱着只酒葫芦的老乞丐,十分好奇地问道。
    倚锦楼可是琉璃街最高档的女闾,来这里的客人虽然不要求身份有多高,但起码得衣着整洁,看着过得去。
    田和实在想不通,像这种每个冬天,都会在街角冻死十几二十个的贪酒老乞丐,到底是怎么跨过守卫的阻拦,跑到三楼的。
    “他说他叫燕老八,好像是从东虞国来的,在我们琉璃街已经待小半个月了。”
    老鸨叉着腰越说越气,“这老鬼只知道喝酒,也不打我们姑娘的歪主意,我见他可怜,就把马棚给他住了。开始的时候酒钱还不曾短少,不过最近这两天,明显是把手里的不义之财花光了,我正准备赶他走呢。”
    “喂喂喂,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我在你们倚锦楼吃酒的钱,可都是凭本事赚的!”
    老鸨说前半句的时候,老乞丐还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当前者说他的酒钱来路不正时,顿时就忍不住了,梗着脖子反驳道。
    “好好好,你有本事,那就把昨天和今天的酒钱结了。”老鸨懒得与其争辩,伸手指了指老乞丐怀中的酒葫芦说道。
    老乞丐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我都说不行了,这万象壶可是无价之宝,要是折成现钱,能买你十座倚锦楼!”
    一听这话,老鸨顿时“咯咯”笑了起来,嗤之以鼻:“呵呵,你这破葫芦顶天也就能值二钱银子,若不是老娘菩萨心肠,早就打断你两条腿了!”
    “田兄,你身上有没有多余的银两?”这时,沉默了许久的陆平安突然出声问道。
    “哈哈,当然有,兄长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田和虽不知道陆平安要钱做什么,但他还是大方地取出两锭银子递了过去。
    “冯妈妈,这些银两够给这位老人家付酒资吗?”
    虽然老鸨和邻桌看热闹的酒客们,都觉得老乞丐刚才是在说酒话,但陆平安却不那么认为。
    他一眼就看出,老乞丐死命护着的那只青铜酒葫芦绝不是凡物。
    更加惊人的是,在他开启了吞噬系统后,竟然无法探测出这只酒葫芦的品阶!
    经过陆平安几天以来的试验总结,二级的吞噬系统可以探测并吸收玄阶以下的人族和灵兽的血脉,而法器最高只能探测到黄阶上品。
    这也就意味着,老乞丐的这只酒葫芦,起码是一件玄阶的法器!
    “够了够了,太够了,这两锭银子喝一个月的酒都不成问题。”一听陆平安愿意给老乞丐付酒钱,老鸨立刻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位爷,您等着啊,我这就给您找零。”
    “不用了,冯妈妈。”老鸨刚走出两步,陆平安就叫住了她,随后弯下腰和老乞丐小声商量道,“老人家,您看这样行不行,这只铁葫芦归我,您在这倚锦楼还能再喝一个月的酒。”
    一件玄阶法器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其价值的,对陆平安来说,这笔买卖可谓相当划算。
    “呵呵,你小子年纪不大,倒是很会做生意嘛。”老乞丐醉醺醺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精光,撇着嘴笑道,“还是那句话,万象壶我是绝对不会卖的,今天就算老夫欠你一个人情,有缘再还吧。”
    老乞丐说完,连句谢都没有,便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了,只留下陆平安和田和两兄弟无语地愣在原地。
    “啧,这个老乞丐是不是傻啊?捡只破葫芦还当成宝了。”田和不由啧声,有些恼火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
    “哈哈,田兄,你都说他傻了,那还计较什么?”陆平安倒是看得很开,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事实上,陆平安也不是非得要那只法器葫芦,虽然老乞丐不像是有修为在身的样子,但万一要是哪个不出世的高人,招惹他岂不是自讨苦吃?
    倚锦楼下,那名老乞丐,身形摇晃着挤过人来人往的街道,来到一处隐秘的胡同内。
    “一、二……嗯……来这里竟然有十八天了啊。”老乞丐数了数他在墙面上用石子划下的横道,自言自语着,“可惜啊可惜,这琉璃街的酒滋味虽好,却不如西赤国皇宫里的浮屠酒喝得痛快。”
    老乞丐说着,拧开挂在腰间的酒葫芦盖子,仰头又是一顿痛饮。
    说也奇怪,这葫芦虽小,葫芦口中流出的酒液却久久不绝。
    “燕老八,别絮叨了,快过来搭把手!”
    巷弄深处的马棚内,听到老乞丐的自言自语,一名专门收拾马棚的小厮扯开嗓子招呼道。
    “喂!耳朵聋啦?”
    见老乞丐没有应声,小厮极不耐烦地从马棚里快走出来。
    结果,他只来得及看到一缕耀眼的金光,从胡同角落处飞向夜空,下一刻,整条胡同内便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