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修真小说 > 最强吞噬升级 > 第018章 陈家傀儡术
    看到水果小贩被杀,陆平安赶紧装出普通人该有的样子,大呼小叫着朝远处跑去。
    他不是什么道德圣人,更不知道小贩被杀的缘由,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为好。
    唯一让他想不通的是,此地周围十分空旷,可直到水果贩子尸体倒地,连血都流光了,他依旧没有看到发起攻击的人。
    如果对方人在几里之外,那么这个人的实力简直是深不可测,陆平安自然更没有在这里逗留的理由了。
    噔噔噔……
    就在这时,陆平安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类似琴弦绷紧时发出的声响,顿感怪异,他回头一看,再次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那具水果小贩的尸体,竟然用双手撑地,灵活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一幕实在太过惊悚,陆平安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直接傻站在了原地,此时天还未黑,按理说不该闹鬼的啊!
    “嗯?不对!这好像是……”
    陆平安自小便心性沉稳,短暂的惊慌过后,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朝小贩尸体的四肢处看去。
    果然,一具普通人的尸体是不可能无缘无故自己动起来的。陆平安隐约看到,那名小贩的四肢分别连着一根细如发丝的线,在太阳光下反射着金属光泽。
    傀儡术,而且还是最阴毒诡异的活尸傀儡!
    “出来吧!藏在暗处算什么英雄?”
    陆平安环顾四周,高声喝道,同时提前张开狂战荆甲防御,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对陆家人来说,傀儡术倒是不陌生,因为他们在宛丘城的最大竞争对手陈家,便是一个精通傀儡术的修炼者家族。
    而能使用活尸傀儡的,在宛丘城这块地界,大概也就只有陈家的人了。
    和“九龙金乌”这种低阶法器不同,傀儡术不仅内容庞杂,打造一只个人专用的傀儡更是耗费巨大,所以只有陈家的嫡系子孙才有资格修习。
    显然,陆平安之前高兴得太早了,他这次非但没有避开陈家杀手的耳目,反而遭遇了更为强大的对手。
    “陆平安,你我心知肚明,何必说这些废话?傀儡术的最大优势,就是不需要傀儡师亲自近身战斗,我既然占据了人在暗处的优势,为什么要暴露位置?”
    藏在暗处的杀手通过傀儡线传音,音色改变,即便有熟人在场,也无法辨别其身份。
    “好,那我就先毁掉你这具活尸傀儡!”
    陆平安抿嘴冷笑,话音刚落,玄阶飞剑便出现在手中,同时以骡车为中心,快速奔跑起来。
    “休走!”
    陆平安起步的同时,由小贩尸体制成的活尸傀儡也跟着动了。惊人的是,虽然是临时制成的傀儡,但它的速度却丝毫不输给陆平安。
    几个呼吸过后,活尸傀儡便冲到陆平安近前,一拳直击向他的心口。
    被制成傀儡的小贩毕竟是普通人,体魄强度远远不如修炼者,陆平安不紧不慢地调集体内灵气,附着在狂战荆甲表面,选择用肉身硬抗。
    嘎嘣!筋骨碎裂的声响传来。在陆平安施展出的双重防御下,活尸傀儡的攻击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整条手臂的臂骨尽皆粉碎,只剩下皮肉连接。
    “呵…”
    陆平安正为眼前这具活尸傀儡的孱弱而感到不解,谁知这时,一道窃笑声突然通过傀儡线传来。
    紧接着,活尸傀儡的身体就像吹糖人一样,开始迅速鼓胀。
    “坏了!”
    察觉到活尸傀儡的体内有法术术式发动,陆平安心中警铃大作,赶忙抬起手臂护住头脸,同时飞起一脚蹬在活尸傀儡的下腹,借力向后跳去。
    轰!
    暗藏在活尸傀儡体内的雷爆卷轴启动,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将傀儡的躯体炸成碎肉。陆平安也被气浪掀飞,像断线的风筝坠落在十几丈开外,生死不明。
    “哈哈哈哈!玄阶上品血脉又能怎样?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中。”
    先前连接操纵着小贩尸身的傀儡线慢慢缩短回收,最后消失在骡车上的一堆水果中,随着一阵透露着得意的桀笑,一个藏身在里面的男人爬了出来。
    这名袭击陆平安的杀手不是别人,正是现任陈家家主的嫡长子,本次宛丘大比的夺冠热门陈昊!
    事实上,早在陆平安走出陆府大门时,他的行踪就已经被陈家的人掌握了。
    作为当年沧梧国边境哨骑统领的后代族人,简单的伪装是避不开他们的耳目的。
    昨天的暗杀失败,让陈昊对陆平安越发忌惮,于是,他这次决定亲自动手。
    而以陈昊的身手,趁那名水果小贩不注意时藏在骡车上,简直轻而易举。
    “陈昊,你莫不是买到假的法术卷轴了吧,就这点儿威力?”
    陈昊正沉浸在除掉隐患的愉悦中,不想这时,本该被炸死的陆平安竟又重新站了起来,虽然身上有多处创伤,但却并不致命。
    “什么!你……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陈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藏在水果小贩尸体里雷爆卷轴中,封存着由一名真武境五重的修炼者全力施展出的雷属性法术,武道境的修炼者是不可能抗住的。
    正因如此,陈昊才特意等到陆平安跑远,再操纵着活尸傀儡进行自杀性攻击,以免波及到自身。
    “呵呵,与其纠结这个问题,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吧。”
    陆平安嘴角上扬,朝向陈昊张开双手,就见那柄玄阶飞剑不知何时,已然消失不见。
    随着他话音落下,陈昊头顶上方,剑鸣骤起!
    飞剑裹挟着足有十尺长度的剑气,径直落下。
    原来,在陆平安开始围绕骡车,快速奔跑之前,他就已经把手中的飞剑朝空中投掷出去。
    陈昊由于视野狭窄,并且注意力被快速移动的陆平安所吸引,并没有注意到以抛物线轨迹,射向骡车的飞剑。
    最终,当陈昊后知后觉地发现陆平安的这步暗棋时,脚下的骡车已经被剑气斩成两截。
    若非他刚才在得意之下,从藏身的水果堆中爬出,此时大概已经被生生腰斩了。
    陈昊呆呆地愣在原地,冷汗浸满了后背。
    他万万没有想到,修为高达武道境九重的自己,竟会差点死在区区武道境六重的陆平安手上。
    这对于从小便被冠以天才称号,在同辈切磋中从未尝过败绩的陈昊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