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修真小说 > 穿越寻侠记 > 第四三七章 李智云也有失算的时候
    实际上东胜武馆的馆主程明弟并没有尹家两姐妹所说的那么卑鄙不堪,打晕尹艳梅也算得上是阴差阳错的一场误会。

    首先程明弟肯定不知道战胜他儿子程天啸的尹艳梅并不是真的尹艳梅,其次他并没有出手打人泄愤的意思,他好歹也是华国武林中数得着的宗师级人物,怎么可能干出这种小孩子耍赖的行径呢?

    如果说两场比武以完败收场、败的是技不如人,从此在武林中抬不起头来,那么若是在离去时偷袭人家一个少妇,输的可就是人品了,东胜武馆从此将会成为人人厌恶、避如蛇蝎的存在,不说人人得而诛之也差不许多了。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程明弟想要离开山庄,正好从尹艳梅身旁路过,他的确曾运使气血离体撞向尹艳梅,因为他看见尹艳梅一家三姐妹笑语欢声的很是不爽,但是这一撞,实质上只是无声地逼迫对方让开道路而已。

    得知此事之后,李智云立即就把真相分析了出来——如果程明弟真的想偷袭尹艳梅甚至杀死尹艳梅的话,以他的攻击力又岂是连一星武者都不到的尹艳梅所能承受的?当场就得死,而不是陷入昏厥。

    所以说这件事就是一个误会,不必追着程家不放,真把人家逼得狗急跳了墙,人家报复回来,只要这事发生在自己离开这个时空之后,那就绝对不是历东制药所能承受的。

    李智云还原了真相,压住了狄家山庄的人,然而东胜武馆那边却也没有就此事给出解释,估计是认为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解释了也没人相信,索性就不解释了。

    事儿不是什么大事儿,双方完全可以不了了之,但是尹艳梅终究是昏迷不醒,需要给予抢救,李智云说你们不要担心也不用焦急,尹艳梅什么事都不会有,有事我买单,先送医院养养身子吧。

    尹艳梅的“伤”本来是无需送医院的,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伤,就是被撞了一下背过气去了,送医院就是为了让程家父子感到愧疚,顺便收获一下社会舆论的同情。

    看见了吧?你老程偷袭我们山庄女主人,都把人打进医院了,不说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这个错总是你程明弟的吧?不信你还敢抵赖。

    现代的医院最欢迎尹艳梅这类患者,没病也来看病,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来个全套大检查,什么验血验尿脑电图心电图彩超CT核磁共振,总之能花钱的地方绝不漏掉一个,什么?什么都没查出来?没查出来好啊,说明你身体健康。

    就当例行体检了,没查出来任何病症就很值得庆幸不是?

    如果是小病,那就往大了治,不管有用的没用的药剂统统打入输液瓶,输你个昏天黑地再说其它;而若是入院时本身就有大病,那就往死里治,不到死期也先治你个倾家荡产,让你恨不能赶紧死了。

    如今的狄立东自然不差那点钱,就算医院往死里治、想让他倾家荡产也不可能,所以悠然自得的、就把老婆送到了医院,一进医院就先联系VIP病房,要最好的,有总统套没有?

    尹艳梅在去医院的半路上就醒了,果真如同李智云所说,啥事儿都没有,狄立东因而大放宽心。

    然而他的宽心却没能持续多久,住了院之后立即来了一波检查,结果还真就查出问题来了,不仅查出了问题,而且问题极其严重,尹艳梅竟然怀孕了。

    推算日期,尹艳梅肚子里的胎儿应该就是在长白县农家旅馆那一夜种下的,再往前往后的日子里两口子虽然也在一起,但是没有条件过夫妻生活。

    若不是被程明弟撞了这一下,他们两口子还真就不知道已经怀上了,那至少要等下个月的月初,女人每个月总有的那么几天突然没有了,尹艳梅才会察觉。

    怀孕了本是喜事,不能用极其严重来形容,但问题是医生说尹艳梅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个死胎,孩子在他娘肚子里就已经死了!这问题可就严重了。

    也不知道是刚刚被程明弟“撞”死的,还是早就死了却一直没有流出体外。

    这一瞬间狄尹两口子经历了大喜和大悲两种感觉,抱头痛哭之后决定再生一个,但是这个孩子是怎么死的必须要查清楚,否则哪敢随便怀孕?

    这事儿必须细查,医生说这也简单,你们去妇产科专家那里问诊吧,如果以前没做过婚检就再补一个。

    狄立东夫妇找了一个全院最好的妇产科专家,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有着足以令她骄傲的辉煌荣誉,更有寻常医生不具备的专业经验。

    老太太都不看彩超片子,直接就断言胎儿还活着,这让狄尹夫妇既惊且佩同时又将信将疑,这一次可不敢随便狂喜了,免得待会儿又说这胎儿死了,到底是死是活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你们大夫的权力。

    老太太说胎儿肯定还活着,不过这绝不是一个正常的胎儿,这胎儿患了病,而且极有可能是外因造成的。

    在母体里面就患了病?狄尹夫妇面面相觑,心中对程明弟更加痛恨,但是既然孩子有病,首先考虑的不是别的,必须是治病。

    “先查查是什么病吧,不知道是什么病怎么治?”老太太开了几张单子让狄立东带妻子去检查胎儿。

    针对胎儿的一轮专项检查过后,各项化验单出来了,老太太看了半天却不说话,只脸色越来越难看,仿佛瞬间老了好几年。

    “这孩子得的是什么病?”虽然知道有可能问不出来,但是尹艳梅仍然忍不住要问。

    “不知道!”老太太突然就怒了,就像是有谁招惹了她,但紧接着就自语了一句:“这到底是什么病症?怎么可能查不出来呢!”

    一边说一边回到办公桌打开了电脑,把各项化验结果传到了网上。

    老太太曾经留学哈佛医学院,拥有细胞生物学硕士学位,在世界各地医学界有着广泛的人脉和关系,没办法,无法确诊胎儿的病症就只能让当初的老师和同学们提供参考意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整整半天的时间都没得到什么结果,同学们也没见过这种罕见的疑难杂症,直到傍晚临下班的时候,一个名噪米国医学界的学长给老太太打来一个电话,说这病是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

    什么是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

    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是一种慢性、进行性神经系统变性疾病,又名运动神经元病,俗称“渐冻症”,国外的叫法是卢伽雷病。

    导致这种病症的原因,现阶段认为有三种可能,一是神经毒性物质累积,谷氨酸堆积在神经细胞之间,久而久之,造成神经细胞的损伤;

    二是自由基使神经细胞膜受损;

    三是神经生长因子缺乏,使神经细胞无法持续生长、发育。

    临床表现为早期症状轻微,易与其他疾病混淆。患者可能只是感到有一些无力、肉跳、容易疲劳等一些症状,渐渐进展为全身肌肉萎缩和吞咽困难。最后产生呼吸衰竭。

    该类病症最具代表性的患者就是英国著名科学家斯蒂芬威廉霍金。

    霍金在21岁时患上了这个病,全身只剩下三根手指能动,当时医生断言他最多还能活两年,应于1965年辞世,然而事实上霍金却奇迹般的活到了现在,跟随华国的90后一起跨入了新世纪,而且没有人知道他的生命将会终止在什么时候,似乎他已经找到了长生的办法。

    老太太这位学长恰好曾经参与过霍金的治疗团队,因此很快就想到了这个病上面,而这种病的患者通常都是30岁-60岁之间的成年人,从母体中就生这种病的绝对是全世界仅此一例,也难怪老太太想不到。

    “渐冻症?怎么办啊?”狄尹夫妇不懂医学,就只能问大夫。

    “这个病是无法根治的。”老太太叹息道。

    就连霍金到现在也还是瘫在轮椅上不能自理,而霍金的奇迹又岂是他人能够模仿的?

    霍金是当代人类最伟大的科学家,没有之一,可以说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都不希望他死,为了挽留他的生命可以集中全世界的医疗资源任其医疗团队取用,别人能有这个能力么?

    当初确诊霍金是渐冻症的那位医生并没有说谎,得了这种病的患者大多数都死的很快,一方面是得不到足够的医疗资源,另一方满患者本人也大多丧失了生存的勇气。所以能活到五年的已是五分之一,能活十年乃至更久的就是凤毛麟角了。

    这样的病发生在一个刚刚孕育成的胚胎身上,你让人怎么治?

    “你们还是去做人流吧。不过不能马上做,要再等半个月才好。”老太太给了一个中肯的建议。

    人流手术有个最佳时间,是末次姨妈开始算起的第五六七周之内,尹艳梅还没到那个时间,所以现在想做也不行。

    如此结果,狄尹夫妇原本的好心情全都没了,当晚也没住在医院,偷偷溜回了佛峪山庄来找李智云,李公子,你看这事怎么办?

    他们问李智云怎么办,不是为了征求李智云的意见再决定是否人流,也不是因为李智云亲口说过“你老婆有事我买单”来问责。他们只是担心半个月后人流会耽误李智云的计划。

    在他们夫妇的印象里李智云是一个看八步走一步的人,从长白山到历东再到佛峪创建历东制药,一切都是提前计划好的,严丝合缝丝丝入扣,比最精密的机器都要严谨。

    说不定往后一个月内的事情李智云都已经安排好了,而自己夫妇却不得不耽搁一段时间,所以这事必须提前打个招呼,以免到时候耽误了人家的大计。

    李智云不止把自己夫妇从是非漩涡里解救出来,还给了自己夫妇一场天大的富贵,是自己夫妇的大恩人,大贵人,他的事情怎么可以耽误?

    听狄立东夫妇说完这事,李智云多少有些尴尬。他打了保票说尹艳梅一点事都没有,结果人家肚子里却怀了一个“坏孩子”,这么大的事儿还不叫事么?

    这几乎是他生平第一次失算,算来算去没算出尹艳梅肚子里孩子出了问题,有一种吹牛玩现了的困窘。

    不过他觉得这事儿也不能怪自己马虎大意,虽说自己的神识可以跟随无处不在的电信电波进入人体,但是人家尹艳梅一个有夫之妇,而且是朋友后人的妻子,这神识能随便往人家小肚子上扫描么?那真的叫做非礼勿视。

    什么病?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不治之症?李智云也没多想,既然狄尹夫妇都已经决定拿掉这个孩子,他也就不必多说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里风平浪静,代表着当今高武的某些人物起了作用,网上关于程馆主挑战历东制药结果铩羽而归的报道都被和谐了,人们预测的庄宗师有可能会站出来寻找狄立东一辨真伪也没有发生,狄家庄园一片祥和宁静。再次热闹起来就到了十二月初。

    十二月初,来自德国的生产线到货了,狄立东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安装调试工作中,几天后第一批丹药包装下线,一经投放市场,立马取得了轰动效果。

    历东制药的丹药的确比环宇制药的质量高啊!不止一两个服用丹药的武者这样评价,而是所有正在武道上刻苦奋进的武者都这样说。

    正应了狄立东当初所言,丹药的质量取决于它所蕴含的灵气量的多少,历东制药的丹药是以灵石直接炼制,自然要比环宇制药只用人参等药材做出来的丹药好得多。

    历东制药批量生产的还是气血丹和淬骨丹,因为当前的市场只需要这两种丹药,而那种专门用于增强丹田内力的固本丹和培元丹则没有市场。

    总不能为了销售丹药就要求所有武者都改练古武吧?即使你想那么高风亮节人家也未必乐意,练了半辈子的高武了突然改成古武还来得及么?那是真的有些来不及了。

    “这样就挺好。”李智云对狄立东说,他并没有把炼制固本培元通玄三种丹药的丹方交给狄立东,首先是因为这三种丹药都必须使用丹炉炼制,无法批量生产,其次这个社会的确不需要这种丹药,没必要强行扭转人们的观念。

    “不然你定价都不好定了。”

    气血丹和淬骨丹的价格有环宇制药的价格在那摆着,以同样的价格出售就可以了,同样的价格比质量,历东甩环宇好几条街。

    他只把养颜丹和一些保湿美白防晒的丹方给了狄立东,让他开拓更加广泛的市场,炼丹不能只是为了练武服务,那样太狭隘了。

    驻颜丹就免了,炼制驻颜丹的方法太过玄幻,狄立东不可能学会。

    十二月7号这天,李智云一直筹集的养神丹辅药也凑齐了,他让苏倩倩按照丹方炼制出来,喂他服了下去。

    河图洛书记载的方法就是管用,一颗养神丹融入身体,神识、神经和肌体立马有机地结合起来,多日的瘫痪终于解除了。

    恢复了一切功力的李智云并没有高调走出户外,而是仍然躺在寝居的床上,吩咐苏倩倩:“你去把狄立东两口子找来,我带你们一起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