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即鹿 > 第十五章 举事解怨恨 吕季不辞功
    赵宴荔部处在蒲獾孙、吕明两部的监督下,为使他起兵顺利,需要预作部署,以为接应;其子赵染干远在朔方,赵宴荔可以不在意赵染干的死活,莘迩却是想把赵染干也诱来投定西的,亦须得把赵宴荔举兵之事提前告知於他,最好两边能够同时发动,因是,尽管六月初就得到了赵宴荔决定起义的事情,直到六月末,各方面的安排才俱皆到位。

    赵染干且不多说,只说赵宴荔。

    这日,安崇又来秦营,“糊弄”过吕明和季和,私见赵宴荔,说道:“如将军所请,秦州刺史令狐曲、鹰扬将军麴球,已经奉朝廷之命,各自提兵出城,约三日后,一击天水之南,一击天水之西,将会作势猛攻,务要把蒲獾孙调出营去。将军到时,可以伺机起兵了!”

    事到临头,赵宴荔狡诈猜疑的性子难改,他问道:“辅国将军果以朔州刺史、西海郡侯许我,以祁连之地,安顿我的部民?”

    安崇心道:“这老家伙!未免太过多疑。三日后就要起兵,现下还问封赏和分地!我得坚定他的意念,不然三天后,令狐曲、麴球兵已发出,他却万一给我来个临时变卦,不起事了,误了辅国将军的事小,老子的这条性命不得交代在秦虏手里了?”

    他碧眼如狼,恳切似犬,说道,“当然是这样的了!辅国何等身份,仁信之名,播於海内,还会骗你不成?何止官、爵的封拜和牧场的分与,谷阴王城里头,给将军父子备下的宅子也早已收拾停当,上百的美婢健奴只等着将军驾到。将军,不瞒你说,可把小人羡慕坏了!”

    赵宴荔摸须笑道:“辅国将军的信义,我自是信得过的。哎呀,如此的厚遇,我该何以报之呢!”顾对儿子赵兴,说道,“勃勃,我老了!无力再披甲征战。待到定西,汝可替代为父,统领本部,与汝兄染干攻讨朔方,报恩辅国将军!”

    赵兴到底年轻,大事将临,不如赵宴荔镇定,脸蛋红红的,攥拳应道:“诺!”问赵宴荔,“阿父,三天后就要起兵,是不是可以把消息告诉小率们了?好让他们作些准备。”

    赵宴荔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行。”

    “那要等到何时?”

    “且等蒲獾孙离营以后,我父子再召各部小率,领他们一道起兵!”

    赵兴说道:“阿父,吕明部众虽只三千,然皆虏秦精锐,仓促起事,恐怕不易速克。倘陷苦战,蒲獾孙接报,必然回师。我军内外受敌,或会失败。阿父所言固是,而以兴愚见,不若择一二勇将,先把此事告之,叫他等先做备战,似乎方为更加稳妥!”

    赵宴荔忖思片刻,笑问安崇,说道:“吾子何如?与定西的俊秀,可能相比?”

    安崇亲热地唤赵兴的小名,夸赞说道:“不瞒将军说,勃勃的才能出众,见识明敏,定西的年轻人没几个能比得上的!辅国将军爱才重士,等到了定西,勃勃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将军父子贵盛於朝,可别忘了小人!”

    赵宴荔抚腹欢笑,想及到了定西以后,他就能够从此摆脱孟朗那双阴森森眼睛的背后注视,赵兴也许还真能飞黄腾达,——自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铁弗匈奴就又有了重据朔方,再次占地称王的可能,越是开心,满意地对赵兴说道:“便依汝议!”

    当下,召来了乌洛逵等两三个战将。

    听完赵宴荔的话。

    乌洛逵等人皆喜道:“入秦以来,寄人篱下,戎虏迫我铁弗,逼我内徙,驱辱如奴!我等久存离心。不意大率与定西通联,给咱们铁弗觅到了上好的去处,我等必致死力!”

    候乌洛逵等人离开,赵兴散了甲士,从帐后转出,复回帐内。

    赵宴荔与他、安崇,细细商议起兵的细节。

    ……

    乌洛逵回到本帐,等至天黑,偷摸摸地溜出,小心翼翼地潜出营区,来到吕明、季和的部中。

    “禀报将军、参军,赵宴荔将反!”

    吕明、季和互相看了下。

    季和不动声色,说道:“是么?”

    乌洛逵恭恭敬敬地伏拜,髡头上的小辫散在毯上,他埋头答道:“是。”

    吕明问道:“何时反?”

    乌洛逵答道:“三天后,令狐曲、麴球将佯攻天水郡,只待蒲公被诱出营后,他就会反!今天下午,他召见小人等,吩咐小人等做好战备,一旦举事,便急袭将军营!那老儿得意洋洋的,对小人等说‘要打将军一个措手不及’!”

    “噢!你只管按他的交代备战。等到他与我营两边战起,你知道怎么做吧?”

    乌洛逵大声应道:“小人知道!”积极地出谋划策,建议说道,“将军、参军,已知老儿要反,何必等他动手?只要将军与参军一道令下,小人今晚就提了他的脑袋来献!”

    季和说道:“不可。”

    乌洛逵不解其意,问道:“小人斗胆敢问参军,为何?”

    季和微笑说道:“反事未露,杀之无名。”

    乌洛逵恍然,说道:“是,是。”

    “你回去吧。”

    乌洛逵叩首而出。

    吕明笑道:“那个安崇,看来确定是定西的说客无疑了。如参军所料,赵宴荔果要反了!省了你我的力气,也能早点完成司隶的谋策。这一场大功,你我只能生生受下了。”

    季和摇扇笑道:“赵宴荔上赶着给咱俩送功劳,你我就算想要推脱,也推脱不掉啊!”

    两人大笑。

    季和说道:“将军,明日一早,可把此事告与燕公。三天后,燕公装作出营,埋伏於外,我部故作懈怠,且容赵宴荔生乱,然后内外夹击,破之易也!”

    吕明说道:“好!就这么办。”

    季和忽抿嘴一笑。

    吕明问道:“参军缘何发笑?”

    季和轻笑说道:“这个赵宴荔,反复了一辈子,今日投他,明日投我,见利忘义,处处给人插刀子,估计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也会有遭遇背叛的这么一天!”

    帐中烛下,两人俱笑。

    ……

    第四天中午。

    蒲獾孙接报,令狐曲、严袭统兵袭天水郡南;麴球、张景威、王舒望等攻天水郡西。

    蒲獾孙召聚吕明、赵宴荔等将,命他们严守营垒,尽起本部,出营往战。

    赵宴荔请求带部从军。

    季和笑道:“令狐曲、麴球合兵不过三四千,燕公部曲八千,已足灭之。近月将军连日攻扰陇西,士卒疲惫。此战不需将军。”

    赵宴荔诺诺应是,回到营中,如似看破了季和心意一般,对赵兴说道:“说什么‘连日攻扰’,‘士卒疲惫’。呸!还不是不放心我父子,怕我父子临阵倒戈!”

    这一点,赵宴荔猜得倒是不错。

    吕明、季和对赵宴荔的防范很严,往日攻扰陇西,不但每次最多只许赵兴领兵去打,留赵宴荔在营中,而且每次给赵兴的铁弗兵马都不超过三千人。季和两人这么做,正是为防他父子投敌。

    赵宴荔耐下性子,遣亲信窥伺蒲獾孙营的动静。

    多半个时辰后,亲信回报:“燕公部曲已然悉数出营,兵分两路,一往西去,一往南下。”

    赵宴荔按住大腿,从胡坐上跳起,抖擞精神,令道:“击鼓!”

    聚将的鼓声响起,乌洛逵等将校、小率飞快赶来。

    赵宴荔立在帐前,赵兴、安崇在其后。

    三人悉披盔戴甲,各携兵刃。

    赵宴荔顾盼赶到的诸将、小率,五短身材,矗立如将要下山的恶虎,威风凛凛,慨然说道:“孟朗用诡计,决河堤,灌我朔方!我部民众,一夜淹死者千数!我部遂败。我与汝等被俘至咸阳,戎虏不给咱们丰美的草场,随意抢夺咱们的羊马、掳掠咱们的女子,便是戎虏的一个小率,也敢羞辱我等!

    “我等铁弗匈奴,南匈奴右贤王之后也,世代贵种,雄居幽、朔。会海内纷乱,唐室重我,赵秦与我同族,鲜卑敬我,朔方诸部,奉我为主!何时受过此耻!

    “今定西国主贤德,辅国将军英武,先取冉兴,继掩有陇西,胡人焉有为中原天子者?戎虏气运已毕!不是定西的敌手!定西许我部以祁连牧场,汝等皆有官爵。我意已决,将要投之!蒲獾孙领兵外出,营中现仅存吕明、季和部戎虏三千,我以万人之众,灭如唾手!候灭吕、季,甲械、辎重、羊马、营妓,悉归汝等!我只要手刃二人,取其首级,以解我恨!

    “汝等何意?愿从我者举刀,不从者我亦不杀,放由散去!”

    乌洛逵带头,拔出刀来,举过头顶,大呼说道:“愿从大率!杀了吕、季!报仇雪恨!”

    数十个髡头小辫、窄袍皮绔的将校、小率一起举刀,大呼说道:“报仇雪恨!”

    ……

    闻得赵宴荔营中传出的鼓声和喧哗。

    季和笑道:“老贼反矣!”

    吕明身披重甲,翻身上马,说道:“参军请在此听我捷报!”扬丈八骑槊,麾令列阵以待的秦军步骑兵士,喝道,“赵宴荔送大功於吾等,功成各有赏!随我平乱!”

    ……

    赵宴荔聚合部众,杀向吕明营地。

    吕营与赵营间,有低垒相隔。

    赵宴荔部尚未杀到,垒门打开,吕明引铁甲精骑五百,当先迎上。

    铁弗的将士如何会知吕明、季和有备?加上铁弗匈奴的兵卒良甲不多,难撄其锋,攻势顿挫。

    吕明与其弟吕武,左右齐禾、窦干、尉宝等叱咤冲斗,槊刺刀砍,猛不可挡,践踏铁弗兵卒。秦兵的步卒跟后出来,挽射弩、弓,箭如雨下。铁弗兵士愈乱。

    忽然后边一阵叫喊,铁弗将士回视。

    却是铁弗匈奴的有名悍将乌洛逵倒戈,引千余本部勇士还击赵宴荔的中军。

    铁弗将士震怖,立刻将无斗志、兵无斗心。

    两营的西边,不太远就是整个大营的高垒。高垒上的秦兵射箭帮助吕明。辕门打开,一支人马从营外杀进,可不就是蒲獾孙部?

    就算是个傻子,目睹此状,也知赵宴荔是中了蒲獾孙、吕明、季和的计了。有那见机快的,赶紧丢下军械投降,有那忠於赵宴荔的,力战不止。然而战场的形势已经彻底偏向到了秦兵,铁弗匈奴的部众节节败退,赵宴荔亲自督阵,杀了七八个溃卒,也无济於事。

    战至暮时,夕阳如血,洒落战场,处处是铁弗匈奴战士惨死的尸体。

    蒲獾孙、吕明、乌洛逵会合,把赵宴荔、赵兴和部分的铁弗将士包围在了赵营的一片空地。

    赵宴荔怎么也没料到,本以为稳操胜券的一场战斗,却因乌洛逵的叛变而功亏一篑。他却也不慌,与赵兴说道:“我部兵士犹有数千,染干在朔方,部曲亦数千,咸阳京畿周边,有我部民数万。非我父子,无人可以统带彼等。今叛虽败,我父子投降,尚有生机。”

    赵兴说道:“阿父!叛变不成,再成阶下之囚,孟朗忌惮阿父久矣,如何能尚有生机?”

    赵宴荔胸有成竹,朝身后瞅去,笑道:“我父子只说是受了这粟特奸胡的……,噫!安崇哪里去了?”但见他后边空落落的,原在那里的安崇,不知什么时候,不知去向了。

    赵宴荔目瞪口呆,说道:“这……”缓过神来,说道,“这个奸胡!溜得却快!也无妨。我家世为铁弗匈奴大率,换个别人来领,得不了咱们部民的心服。大秦欲驱我部为它攻战,最终还是得倚靠我与你!”吩咐边上的一个小率,“你去言与燕公,就说我愿投降!”

    那小率去而复还,说道:“没能见到燕公,吕明不肯受降。”

    “什么?”

    “吕明说……”

    “说什么?”

    那小率战战兢兢地说道:“吕明说大率反复成性,今势屈而降,日后早晚仍叛。并说,只取大率一人首级,余者皆可宽宥。”

    赵宴荔怔立半晌,不可置信,说道:“竟不许我降么?”

    赵宴荔这一生,降了此处,再降那处,在几个强势的邻居之间,降来降去,从来没有被拒绝过,而且次次都能获利。他也就因而把投降当做了无往不利的法宝。这一次,如意算盘却是落空了。落空一次,就是身陷死地,人头不保。

    赵宴荔想道:“只杀我一人,余者皆可宽宥。吕明的此话一出,我部兵卒将无战意。狗崽子真够狠!这是必要取老子的性命。我快六十了,这辈子骑过烈马,喝过好酒,唯一的遗憾,没玩过张阿姬那样的美人,然老子雄傲朔方数十载,远近部落酋率膝行拜我,无不惧我!天上的俊雕,不免有中暗箭的时候,死就死了!不亏!

    “我膝下诸子,勃勃最为聪颖,换我一命,保他一命,也值了!”

    他惨然说道,“好,好!”示意赵兴近前,秘语说道,“勃勃,我死后,我部必归你统!你要记住我家血统的高贵,善自保身,如有机遇,不可错过!”

    赵兴跪倒,说道:“兴乞代阿父死!”

    赵宴荔说道:“吕明要的是老子的命,你死了有什么用!乌洛逵叛我求荣,不义之徒,你早晚为我报了此仇就是!”

    他亦有枭雄之色,知身不可免,毫不拖泥带水,十分干净利索,抽刀在手,哈哈大笑,说道,“我纵横朔方,一世英雄,死於小儿之手!他娘的!小崽子不受我降,老子便以颈血溅之!”

    便以刀抹颈。

    赵宴荔的脖颈太厚,一刀割下,没能把动脉割断。他脖颈上鲜血涌出,再去割时,手上已然无力。他指着脖子,目视赵兴,哑哑地叫。赵兴含泪,接过他手上的刀,用力按下,切断了他的血管。鲜血喷了赵兴一身。夕阳的光照下,赵宴荔跌倒地上,赵兴丢下刀,伏地恸哭。

    ……

    31号有个限免的活动,大家这几天可以不用订阅。

    谢谢大家的推荐、月票和打赏!

    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