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修真小说 > 阁下何故乘风起 > 第八章 你不怕?
    “仙域新押来一位小姐,乃饬云仙王之女,有劳执法者前辈安排一个去处,既不能危险,又不能太过安逸,须起到磨砺的作用,只待三年,这是仙王手谕。”

    拜仙一边说明来意,一边展开一张金光灿灿的手谕,上面仙气流转,笔锋灿烂明丽,镌刻着两行真韵字迹。

    此道手谕,清晰神异,携带了仙王真脉的气机,确认无误。

    执法者淡淡扫了一眼。

    砰!

    金色手谕被他攫住,光芒耀眼中,忽然消逝不见,与此同时,空气中再度出现了三个灰色的字迹。

    随我来

    简单利落的回应完

    执法者已经起身,从山峰迈出,灰色的身形化作幻影,一步走过万里山川,连天空中的光芒都追赶不及。

    拜仙与中年仙人相视,微微一笑,“跟上。”

    ……

    九狱天河湖。

    李药丸闭合双眸,光着上半身,坐在沁寒的天湖石上,正聚精会神,凭天中穴吸纳虚空中的微薄灵气。

    因为是荒星,灵气极易飘散,比起其他地方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数时辰的努力,吸纳的微薄灵气终于凝聚为半截灵纹,银亮灿灿,很坚韧,光泽熠熠,只是单薄了一些。

    “今日比往日快多了。”

    李药丸从定神中睁开双眼,灵纹的凝聚,并非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越往后,凝聚的难度越大。

    今日观想仙灵,的确快了许多。

    黄霞溢天,一片黑金云从远空弥漫而来,修炼这个时辰,该回爷爷那里去了,李药丸正要和九爪恶蛟告辞,突然,寒湖水面炸开,九爪心惊无比的露出蛟首。

    “快,药丸娃子,藏起来!”

    声音很急切。

    李药丸还来不及反应,一只幽蓝色巨大手爪从天而降,拽着黑玄铁链,发出铮铮的声响,把他的身子完全笼罩在内。

    视线中一片黑暗。

    气息也仿佛被故意掩盖。

    李药丸心知一定发生了什么,不然九爪叔不会让他藏起来,当即放慢呼吸,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九爪恶蛟做完这一切,忽然眯着了双眸,躺在天河湖畔,一副老神在在,悠然晒太阳惬意享受的样子。

    “嗖!”

    几乎下一瞬间。

    执法者一步越天河湖。路过瞬间,那双平静深邃的灰色的眸子,刚巧不巧,朝着九爪恶蛟所处之处瞥了眼。

    没有停留,径直掠过。

    顷刻间,一艘七气瑞彩神船也飞驰而来,站在上方的拜仙,负手而立,眸中云淡风轻,留意了眼九狱天河湖,正好见到正惬意躺在湖畔的九爪恶蛟,不由笑道:

    “荒星的仙犯,倒也不全是绝望之徒,这头小妖有些意思。”

    中年仙人看了眼,笑道:“许是狱期不多,此蛟才有心情乘凉。”

    “嗯。”

    拜仙收回目光,仙犯船摇曳虹光,跟随着执法者一路而去。

    很久,很久过去。

    李药丸才发觉,遮盖他的巨爪缓缓的离开,明亮的光辉顿时透进来。

    只见九爪叔气喘吁吁,心悸道:“吓死本尊了,真险,差点就让那仙犯船上的发现了,幸好他没有仔细看。”

    “九爪叔,方才发生了什么?”

    李药丸疑惑,还是头一次见九爪叔这么激动心悸。

    “药丸娃子,你可知道,刚才执法者经过,一艘仙犯船紧随其后,你要是给发现,可了不得。本尊估计,有新的大犯落到我们北域小境了。”

    “执法者?新的大犯?”李药丸目光灼灼。

    “嘿?你小子不害怕啊?”

    九爪恶蛟奇了。

    “我为何害怕?我在这荒星出身,亦是这里的一员。”李药丸坚定道。

    九爪被逗笑了,道:“好天真的娃子,你如今就是一个小凡童,要神通没神通,要境界没境界,在这荒星上面,最弱的妖犯都能碾散你一万次,你居然不怕。”

    “不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又没有做过坏事。”

    李药丸稚嫩的小脸十分认真,九岁的孩子,虽天生聪颖,人世历练近乎于无,故此就好像有些可爱的坦荡磊落。

    “哈哈哈隔!”

    九爪恶蛟笑抽了,拽得黑铁链铿锵响动,道:“李瓜瓢就是这么教你的?

    弱者敬畏强者,这在仙域宇宙是最基本的法则,药丸娃子你记好,不是不干坏事,就不会有人欺你。

    仙人作恶,尚不过一念之间,魔头杀戮,动辄亿万生灵涂炭,无妄之灾常有,须常存敬畏之心。

    你要是连这点都不想清楚,那么有朝一日,离开荒星,啧……”

    “会怎样?”李药丸眼神清澈。

    九爪恶蛟谆谆教导完,摇头咂嘴,道:“活不过一天。”

    “九爪叔,至少在这荒星,是有秩序的,我不需要敬畏谁。”

    李药丸摇头反驳。

    “少年啊……”

    九爪恶蛟语重心长道:“真不知是天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李瓜瓢教的。告诉你,哪怕是这里,你也要敬畏,须知,这荒星下面可是藏着……”

    说着说着,九爪像是想到了什么关键,突然住了嘴。

    “藏着什么?”

    李药丸眼神中掠过一丝得逞的光芒。

    “好呀,你小子套我话呢?”

    九爪恶蛟登时叫了起来。

    李一风特意叮嘱过,不要与李药丸说太多关于荒星大犯的事,特别是一些超大罪孽重犯,那些重犯掀起过滔天祸乱,不是个小孩子心理能够承受的。

    “嘻嘻嘻。”

    李药丸小狐狸般笑起来。

    一口洁白灿烂的牙齿,十分耀眼。

    合着方才的天真都是装的。敬畏,他当然敬畏,若不然,在仙犯船驶过时,何不故意弄出一点动静?

    九爪恶蛟磨牙,道:“好你个小子,本尊哺育你多年,你敢欺我。”

    李药丸赔不是道:“九爪叔,对不起,可我太好奇了,为何你肯叙述你在仙域的光辉事迹,就是不愿意和我说说荒星的重犯?那些重犯有多坏?

    有多邪恶?”

    九爪哼了一声,心想他的那些光辉事迹,就如同神话故事,全是编……全是真实经历!没有一点虚构的成分!

    “你最好还是别知道。”

    “去去去,回李瓜瓢那里去。”

    李药丸近乎被赶着出了寒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