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都市小说 > 傍上继母她弟唐枭夏薇夜 > 第462章:你连畜生都不如
    唐糖被他折磨的痛苦的弓起身子。

    明明是大冷的天,可他这会儿却痛得满头大汗。

    连带着。

    让他的声音也变得暧昧了起来,无疑,他这样对一个怒火中烧的男人来说,犹如火上浇油。

    “你说,说话,我跟他谁持久的时间更久。

    我跟他谁能让你更舒服?”

    “季冬阳,你这个畜生,你放开我。”

    “想要让我放开你好啊,你告诉我,我跟他到底谁能让你更满足。

    我跟他到底谁才是那个让你心甘情愿的躺在身下的人,你说。”

    这会儿的季冬阳偏执的执意要得到一个答案。

    仿佛只要唐糖这会儿说他是比江浩风,更能够让他觉得愉悦的男人,他就会放过。

    ,尽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心底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而又犯贱的想法。

    但哪怕他们两个真的做过,只要他给他一个他想要得到的答案,他就愿意放过她。

    他甚至在心里不停地祈祷,不要再激怒他,这个女人最好识相一点,不要一再地激怒他,因为这后果他根本就承担不起。

    然而唐糖就仿佛要跟他对着干一样,看着他,忍着浑身上下的疼痛与不适,咬牙切齿的说:“他什么都比你好。”

    “你说什么?”

    季冬阳双眼冒着火光,压根就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居然敢说。

    看着他那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糖糖几乎已经想到了这个骄傲的男人,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是啊,骄傲如他,一贯都习惯了被人追捧着过日子,哪里想到曾经那般爱他如命的女人,如今居然对他如此不屑一顾。

    痛苦吗?

    那就两个人一起在这痛苦的海洋中沉沦吧!像是在痛苦中得到了一抹痛快一般。

    她继续不怕死地说道:“我说他什么都比你好。

    我今天可以明着告诉你,当初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你的钱,其实说白了,你浑身上下除了有几个臭钱之外,真的是一无是处。

    你跟他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拿你跟他做比较,因为你不配。

    你除了会伤害我羞辱我之外,你对我做过什么,你给过我什么美好的回忆。

    但是他了解我,理解我,懂得我心中所有的想法。

    他是让我思念的夜不能寐的一个男人,跟他在一起比让我跟你在一起更快乐,更轻松。

    知道吗?

    季冬阳,如今的我宁愿用跟你的一辈子来换跟他在一起一秒钟。

    我也心甘情愿心甘情愿?

    因为对于我来说,烟花的美丽从来就不在于他的持久就而是在于他曾经在我的心中。

    灿烂的盛开过,这就足够了。

    他就是盛开在我心中最美丽的那一朵烟花。

    我们曾经有过多少美好的回忆,你理解不了也了解不了,像你这样自私的人永远都不明白怎样去爱一个人。”

    “贱人贱人,你真是个不知羞耻的下贱货。”

    糖糖承认自己爱着的是江浩峰,这无异于是在季冬阳。

    头顶的那股火上面狠狠的浇了一碗油,他几乎是想都不想,别抓着他的头发,直接将他拖到海水中。

    将他的脑袋摁到水中。

    强烈的窒息感,瞬间就让糖糖不适的咳嗽了起来:“呕,咳咳!季……季东阳你杀了我吧,看到你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我觉得痛苦无比。

    我宁愿死也不要一再跟你这个人有任何交集。”

    她后悔了,爱着这个男人太痛苦,如果可以的话,他今生今世都不想再把自己的爱分一丝一毫给他了。

    季冬阳将唐糖从水里面拉出来之后,隔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再度将她的脑袋摁到了水中。

    他现在满脑子。

    就只有一个想法,让堂堂收回他刚才说过的话,在她的心里,他不应该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男人差。

    在圣盛怒之下的他并没有发现,这次唐糖没有丝毫反抗,而是像是接受了命运一样,任由他摆布着自己。

    罢了就这样吧,如果这一生真的是自己欠了他的,那就用这条命来还给他吧,下辈子只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再跟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

    唐糖,在极度的绝望之下闭上眼睛,居然看到死神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

    就在他伸手接触到地狱之门的时候,却突然发觉摁着自己肩膀的力道轻了很多。

    接着他就被另外一只手抓着肩膀拖了出来。

    “唐糖,唐糖,你怎么样了唐糖。”

    江浩风将唐糖抱上岸,拼命的拍打着他他的脸,看着双目紧闭着女孩,他就如同是被狠狠的扼住了喉咙一样,痛苦的连气都喘不过来。

    “唐糖,你不要吓我,你说话呀。”

    “放开他。”

    季冬阳看着唐糖被人抱在怀里,几乎是想都不想便握住拳头再度向前。

    不过这一次他这一拳却没有挥出去,就被江浩风抓住胸前的衣服,接着他的拳头,便直接一拳一拳的照着他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畜牲,季东阳,你就是个畜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你知不知道她这样会死,他真的快被你折磨死了。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要这样对她,你连畜牲都不如。”

    江浩风把季冬阳摁住打了他几拳之后,因为心里太过于担心糖糖的处境,也没有继续和他纠缠不清。

    而是感冒再度跑回到唐唐的身边去,这会儿唐糖已经醒过来,他躺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

    听到他咳嗽的声音,江浩风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忘关心的问道。

    “唐糖你怎么样了?

    现在还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跟我说句话,你跟我说话呀!”

    “学长呜呜呜。”

    好不容易稳住心神,看着搂着自己的男人,在这一瞬间糖糖就好像彻底崩溃,又完全放松了一样。

    不管不顾的抱住了江浩风,大哭了起来。

    “我好怕,我真的好害怕,我以为我要死了。”

    看着糖糖就这样当着自己的面不管不顾的搂住了别的男人,继东阳存在两侧的大手狠狠的握成了拳头。

    因为握的太用力,骨节处写的格外狰狞。

    她看到自己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避之唯恐不及,这会儿却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难道他就让她如此讨厌吗?

    既然他这么下贱,离了男人不能活,喜欢勾引男人,别的男人可以,那为什么不能勾引他?

    他到底比这个男人差到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