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言情小说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 第135章 花名册(二更)
    正在缝补雨伞的沈氏停下来,抬眼看着陶七妮说道,“你干什么?”

    “既然要教他们刀法,得弄个木刀吧!”陶七妮垂眸看着他们老实的交代道,“起码人手一个吧!”

    “不用做那么多。”姚长生看着她提醒道,“我刚才看了,除去老人,壮汉也就韩金虎他们十来人。”

    陶七妮闻言黑眸轻闪,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反正是我做刀,想做多少就做多少,他又管不了。

    “那太好了,这样就少了许多,妮儿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沈氏很是心疼地看着自家姑娘。

    “娘,您怎么不说也多了许多帮手的。”陶七妮明亮的双眸散发着暖意看着她说道。

    “想帮你,先将自己喂饱了,有力气再说。”沈氏心善可不傻,一个个饿的有气无力的,现时不脱后腿就是好的,可指望不上他们。

    “知道了,我先去制刀。”陶七妮双眸温柔地看着她微微一笑道,拎着刀出去了,在城里找枯死的树木,砍了以后,当场制作。

    等陶七妮拖着木头回来时,他们都来了,都在认真的跟姚长生认字。

    陶七妮坐在青石台阶上,拿着黑刀开始做木刀。

    眨眼间就做好了一把木刀,这玩意儿对陶七妮来说,比做算盘好多了,大开大合。

    陶七妮看着认真写字的何二楞,“二楞,给试试这刀如何?”

    “师父,这就做好了。”何二楞傻乎乎地她恭敬地说道,“俺这字还没认全乎呢!”

    “给!”陶七妮将木刀递给了他。

    何二楞拿着刀在手里掂了掂,喜欢的跟什么似的?握在手里退后两步挥着道,“俺劈、俺砍!”空气中都带着呼啸声。

    “谢谢,师父,俺会好好练的。”何二楞红着眼眶激动地说道。

    “来来来,把刀给俺,俺给你缠上麻绳,这样手出汗,就不滑了。”陶十五看着他伸出手道。

    何二楞闻言笑着说道,“俺自己缠就好了。”

    “你好好认字,俺给你缠!”陶十五直接从身旁拿了一把细麻绳出来。

    “那好吧!”何二楞将刀递给了陶十五道,“谢谢陶叔。”

    “跟俺客气什么?”陶十五拿着麻绳开始缠刀柄。

    陶七妮看着韩金虎他们眼巴巴地样子道,“这刀和算盘你们都会有的。”宽慰道,“耐心点儿,毕竟我只有一双手,速度快不起来。”

    “嗯嗯!俺们不着急。”韩金虎忙说道,伸手偷偷掐自己的大腿,感觉在梦中一样。

    不但收他们为徒,还教他们读书认字,简直不敢相信。

    “傻小子,疼吗?”姚长生看着韩金虎使劲儿拧自己的大腿,好笑地说道。

    “疼!”被戳穿的韩金虎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是梦!”姚长生看着他们笑道,“好了,现在继续。”

    郑老伯神色晦暗不明地看着姚长生他们,还真是出人意料,与自己原先想的不一样。

    为什么这般好心,要说目的,他们身上也没有值得让人觊觎的。

    到现在留下来的真是老弱妇孺,别说助力了,不拖累人家就行了。

    真是想不通啊!想不通。

    “爹,您在干什么?”陶七妮看着扎草鞋的陶十五道。

    “编些草鞋。”陶十五头也不抬地说道,“俺看他们多都赤着脚,在这儿吧!还行,但是走远路不管好赖,还是有双草鞋好!”

    “爹,给您添麻烦了。”陶七妮闻言眉眼晃动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丫头,客气什么?”陶十五抬头皂白分明的双眸看着她调侃道,“谁让俺是你爹呢!也就在这些事上能帮帮你。”

    “不用,不用,俺赤着脚也行,这脚底板上的茧子厚的就是踩着荆棘,都不会扎破。”韩金虎说着抬起自己的脚丫子道,“看看茧子厚着呢!”

    “你这老茧该修修了。”陶十五看着他的脚丫子突然说道。

    修修?陶七妮在心里打了问号,什么意思?

    陶十五看着自家闺女的迷糊样,赶紧解释道,“拿着剪刀给自己修脚底的厚茧子,这牲口的蹄子需要经常修,人的脚也是,人跟牲口一个道理。”

    “哪有剪刀啊!况且也没法修,这走起路来,就靠着这老茧了。”韩金虎憨直的一笑看着他们说道。

    “不修的话,这草鞋你们没鞋的也得穿上。”陶十五态度坚决地说道。

    “谢谢陶叔了。”韩金虎立马说道,“可惜俺不会编草鞋,不然俺自己编了。”

    梁桂花闻言立马说道,“俺会编,俺给你们编。”

    “谢谢梁婶了。”陈鹤鸣赶紧说道。

    “谢啥子,这几年,你们也没少帮俺们。”梁桂花目光温柔地看着他们说道。

    “那这时间上不够吧!”姚长生见状沉思了片刻道。

    “没关系,这草鞋一边走,也能一边的编。”陶十五想也不想地说道,“趁着天暖得早点儿上路,这一走不知道要多少天。这万一天冷了,咱们可没有御寒的衣服。”

    “爹说的对。”陶七妮慎重地点点头道。

    休整了一天,做了些准备,第二天一早,吃得饱饱的,收拾好了陶七妮看着眼前的人,居然没有一个留下来的。

    “我把话说清楚了,此次南下可是投靠义军的,反抗朝廷的,这可是杀头的大罪,你们要想清楚了。”陶七妮站在台阶上,看着他们手里拿着扁担,地上放着箩筐,里面装的是自己全部家当。

    “陶姑娘,我们想清楚了,跟着您。”郑老伯上前一步微微弯腰恭敬地说道,“树挪死,人挪活,反正最坏的打算就是个死。”

    “那咱们走吧!”陶七妮看着他们说道。

    “请等一下。”郑老伯看着陶七妮赶忙说道。

    “什么事?”陶七妮疑惑地看着他说道。

    “这是我们二十七人的花名册,姓名,性别,年龄,简单的记录。”郑老伯从怀里掏出一张泛黄的锦缎道。

    “这是圣旨。”姚长生惊讶地看着他说道。

    “对!”郑老伯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看着他点头道,“我把它给拆了,用烧黑的树枝写下来的。”说着双手递给陶七妮。

    花名册简言之登录户口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