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胜诉才是正义 > 第170章肯塔基州高级法院
    我把上架感言设置为收费章节了。

    只能这样整改了……哭

    第170章肯塔基州高级法院

    贝丝·哈蒙显然缺乏共情能力,对于某人的自我感觉良好的自吹自擂毫无反应,莫说适当的捧哏,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发生变化。

    爱德华能察觉她的扑克脸,如果此时她再打个哈欠,那就是标准的电影表现手法了。

    然而这小妞倒是果断异常。

    “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对方很干脆的问道。

    “州司法部的老爷们就让他们头痛去吧。或许该给他们点时间,让他们向纽约的同行打听一下我的光辉事迹,这对他们如何采取正确的应对措施有很大的好处。”

    爱德华继续冷笑“你作为艾尔玛的亲属,立刻和我一起去州高级法院。我们将向州高院法官递交人身保护令许可,然后等高院法官他签发……不管怎么说得先把艾尔玛从那个鬼地方里弄出来!”

    “他会同意嘛?”贝丝有些疑惑“好像你说的很简单,只要交上去对方就会签。”

    她虽然对日常生活琐事不关心,可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她当然知道,这里面的门道很深。

    “如何说服他,那就是我的专业范畴了!”爱德华意气风发。

    和贝丝·哈蒙说话总体而言是一桩非常非常愉快的事情。

    虽然两人算起来好像也就是第二次见面,而且从辈分上来说,好像自己还算人家干爹。

    但在交流上却非常爽快丝毫没有常见的拖拉与迟缓。

    她通常面无表情,说话还是倾听都这样,这会让对方觉得挺受伤,通常这意味着不受尊重。

    但她极快的语速和超快的反应,则说明了漂亮的脑袋瓜并没有闲着,始终处于高速运转状态,不但是思考高速,就是下决心也非常敏捷。

    看着她,爱德华倒是想起一个前世网文中常见的词汇来-杀伐决断,用到她头上倒是恰到好处。

    爱德华甚至怀疑,她缺乏表情是因为脑子里要处理的信息要素过多,导致没有太多资源分配给表情系统,听起来很酷,就像《攻壳2》中临时上传大脑到普通机械人躯体上的草薙素子那样-羸弱的躯体已经无法承受高强度的精神了。

    本来嘛,国际象棋就是智者的游戏,能够成为美国冠军的贝丝·哈蒙要是和梅根那样整天嘻嘻哈哈想什么说什么,满脸跑眉毛,表情不修边幅,那才是最大的不真实。

    大凡棋类运动的中的强者,面无表情似乎是他们的标配,如此看来贝丝·哈蒙年纪轻轻就具备了足够的大师风范。

    爱德华将文件收拾整理好,贝丝则打电话叫出租车,半路上爱德华贴心买了两份汉堡可乐作为两人的早餐,对方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啃。

    十点,两人来到州最高法院,并要求提出举行紧急听证的要求。

    肯塔基州高院负责接待的文书部对此反应冷淡,坚持认为,爱德华必须去低级法院先提请,然后再一步一步走流程。

    爱德华当然是寸步不让,奈何对方是老土地,并没有对这个来自纽约的小滑头高看一眼。

    实际上,文书部的职员把这家伙当成试图借着法律的幌子来人财两得的败类,毕竟贝丝·哈蒙的美丽实在是过于惊人,同时脸上的表情也过于单纯。

    较常人为宽的眼距,本身就带着几分童稚感,而微分的嘴唇,则让人觉得她始终处于惊诧中。

    最后小滑头急眼了,懒得再和文书部的职员掰法条,他恶狠狠的对着那个家伙释放了最后通牒:

    “嘿,看看上面的签名,我的小可爱,记住,我叫爱德华·杨!作为一个司法老油条,我相信你肯定听过这个名字,讲述人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肯定不会太好看。”

    “如果你还继续和我玩这套官僚主义把戏的话,信不信我把你的名字一起放到被告名单上去,说起来我质证过检察官,质证过法官,但还真没有对普通办事员下过手呢。你要不要来尝试一下,我保证,你会上新闻的!”

    对方顿时打了个机灵,“爱德华?质证的爱德华?”

    “你挺机灵啊……所以,能接受我们的请求么。”

    “没问题,没问题”对方态度立刻好转起来“今天是赫伯特·威尔金斯法官轮值,我,我立刻去向他汇报……”

    ……

    “看不出,你好像挺厉害。”贝丝·哈蒙看着那人急匆匆离去的身影道。

    “还行吧,打过几个官司,我现在是让司法老爷们比较头痛的人物,大概没多少人愿意看到我。”

    “为什么?”

    “因为,我和大部分律师不同,我的同行们喜欢顺着法官走,由法官划出道儿来,律师们假装抗辩一番,最终向委托人两手一摊‘我已经尽力了’,然后帮助法官说服自己的当事人。这样被告的利益自然无法得到最大的保护的,但相对来说被告和他自己加起来的利益却能达到最大化。”爱德华耸耸肩

    “这种行为当然不能算错。甚至,能做到这些的律师已经算是同行里的佼佼者。但我觉得不够好。”

    “不够好,那确实是很让人失望。委托人的利益成了律师为自己谋取好处的筹码。”贝丝·哈蒙面无表情的接口。

    “是的。而且为什么就必须默认检察官和法官就一定是正确的呢?提起的公诉和做出的审判难倒完全符合公平与正义?事实上所有律师的想法都和我差不多,但我喜欢实践。并且效果不错。我觉得想法官和检察官发起进攻,是维护法律公平最好的办法,我可以逼得他们左右为难,最终不得不承认自己犯了错误,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好。”

    “用进攻代替防守?”这回她的脸上的神情开始松动,不再铁板一块,至少眼神亮了起来“不管怎么样,先抽冷子给对方一下,打晕他再说?”

    “小姐,我想确认一下,你从事的运动项目到低是拳击还是国际象棋。”

    “差不多吧”贝丝·哈蒙懒洋洋的捋着头发,顺手把发梢卷在手指上,看上去像一只在玩自己尾巴的小奶猫。

    下一刻小奶猫露出了獠牙:“抢先出手,打乱对方步骤,然后事情就方便了。”

    “我该庆幸,你没和我成为同行……我能看出来,你如果当律师的话,只怕会比我更加激进……”

    “如果你成为棋手的话,应该也是非常难对付的那种。”

    “噢?为什么?”爱德华来了兴趣,能让米国冠军这么夸一句,可是非常值得吹嘘啊。

    “因为,我能感觉出来,你很无耻,为了胜利能不择手段。你别生气,我说的事实,并且我不认为这是贬低,对于棋手和律师而言,都应该不惜一切代价的去争取胜利,这样才算对得起这个职业……”

    “感谢理解……感谢你的直爽……也感谢你不和我见外……”某人哭笑不得“但是,把棋盘扔到对方脸上,应该会被直接判负的吧……这恰好是我最喜欢的作战方式,所以我还是当律师比较合适。”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片刻后,那个文员回来了:“先生,小姐”

    “嘿,你应该把小姐放到先生之前”爱德华非常不满意的纠正对方。

    “是,是”文员擦着额头的汗水“先生,小姐,威尔金斯法官已经听取了我的汇报,但眼下他正在处理一个很麻烦的听证会。只怕,你们需要等一段时间。”

    “什么听证会?”爱德华问道

    “关于公立学校进行祈祷必须是参与者‘自愿’的。”对方皱着眉头“你知道宗教力量是很强大的,尤其在教育界,他们恨不得让动物园的猩猩都领取香蕉前都感谢上帝。”

    “听起来就让人头痛啊……”爱德华深表理解“但我喜欢你的幽默感”

    “多谢,在这种地方要是不会给自己找点乐子,只怕早就疯了。所以威尔金斯法官阁下让你们等一会,估计还有一个多小时,听证会就完完结,但时候他会来听取你们的申诉。”

    “多谢,那干脆我们也去听听吧”爱德华朝贝丝哈蒙道。

    后者点点头,跟了上去。

    文员擦掉额头的汗水,看着两人恶狠狠的低声咒骂了着“该死的魔鬼!”

    “你对这套流程挺熟悉?”贝丝瞪着大眼睛问道,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大眼睛传达的信息确实肯定的语气。

    仿佛一切都在她的理解之内。

    “不瞒你说,大概三四个月前,我还对此不怎么了解,前阵子接了个案子,第一件事也是申请人身保护令,然后和这群司法老爷狠狠干了一架。所以这次算是比较熟悉了。”

    两人进入法庭,耐着性子听了一个多小时充满神棍味道的法庭辩论,终于威尔金斯法官宣布听证会暂时告一段落,三天后继续。

    等人都走光后,爱德华走上前去。

    这看上去有点滑稽,仿佛是舞台上的角色都走光了,男主角才姗姗来迟。

    “上午好,法官阁下。”

    “你好,杨先生”威尔金斯法官礼貌的回应。

    “本人现在紧急请求法院立即下令释放一位被关押的妇女,她因为表示可能会行使宪法赋予她的权力-她可能会控告关押她的精神病院而被法庭裁决做收监处理。”

    “与本案有关的事实有三:”

    “1,在听取了政府对关押病人全部原因的陈述后……法官作出了结论,并裁定释放病人。”

    “2,这时,病人发表了一些言论,其中并无与精神病有关或者明显是危险或者不恰当的内容。她只是说明自己有权提出诉讼,对于自己所遭受的不公平且不专业的诊断和随之而来的遭遇提起诉讼,还只是可能而已。从头到尾,这些话用了不过30秒左右的时间。”

    “3,法官以这30秒钟表示要提出诉讼言论为理由,改变了原先的裁决,下令将我的委托人作收监处理。”

    “这里是相关的文件,你一会儿可以亲自过目,证人都宣誓愿意随时作证,并且保证证言如实。”

    威尔金斯法官一直在仔细的听着,这时他摘掉眼镜,“竟然有这种事情?”

    “是的,法官阁下,我相信你和我一样,听到这个案件是,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应该发生在合众国,或者你我都明白,至少不应该发生在1968年的合众国。”

    爱德华上前一步,慷慨激昂道:“我们国家在对精神病院的使用上,尤其是与世界上另外一些国家相比,一直是让人自豪的。很多官员以及专家学者都不止一次的公开宣称:“今天米国精神病院里的病人没有一个是因为其行使自己的政治权或法律权而被关押的。事实上,这也是我们所一直认为的。这是文明世界的光辉!”

    “但是我今天站在你的面前,法官阁下,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种讲法已经不再是事实。这让我作为一个合众国公民,一个律师感到极其难过与沮丧,所以我不得不站出来,请求你的智慧与专业的帮助,来纠正这个可怕的错误。”

    “我的委托人,艾尔玛·惠特利女士,现在就在州立精神病院中接受惩罚!这简直是骇人听闻!她仅仅是因为试图行使宪法赋予她的权力就被扔进精神病院。这听起来不像是发生在拥有光辉历史的列克星敦而应该是在万里之外的莫斯科的处事方式。幸亏现在事情还没闹大,如果被塔斯社听到消息,他们肯定会要求前来采访,那时候就是给境外势力递刀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