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83章 抓捕,逼供
    没想到刚想到洪承畴,便传来了洪承畴的消息。

    许显纯匆匆来报:“陛下,延绥巡抚洪承畴兵败府谷,数万流贼已经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境内。”

    “什么!”朱由检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以洪承畴的能力,怎么可能败给区区流民军?

    许显纯便讲了事情的经过,锦衣卫监控天下,许显纯这个锦衣卫指挥使都跟着皇帝到了陕北,自然不会放过对陕北各处的探查,洪承畴刚刚兵败,派往府谷的锦衣卫密探在第一时间便把消息送了回来。

    据锦衣卫密探查知,洪承畴是在府谷黄河边和王嘉胤流民军对峙,流民军试图渡过黄河,洪承畴派贺人龙袭扰欲半渡而击,王嘉胤率部向贺人龙发起进攻,洪承畴欲率本部向前支援,夹击流民军,谁知道就在这时,一支流民军突然从官军背后出现,洪承畴因此兵败,退到了神木县境内。

    朱由检皱眉道:“洪承畴通晓兵法,焉能不派出哨探查探敌情?那府谷流民军还能绕开其哨探耳目不成?”

    许显纯道:“袭击洪承畴的并非府谷流民军,而是安塞流贼,人数只有数百,皆骑战马,速度极快,想必洪承畴猝不及防。不过据报,洪承畴损失并不算大,贼军急着渡河,也没有派人死追。”

    朱由检道:“不久前洪承畴派人来报,已经把流民军围在府谷县城,流贼如何有渡河机会?安塞流民竟然有数百骑,他这延绥巡抚竟没察觉?

    传旨,着洪承畴速来清涧禀明实情。许显纯,你亲上府谷,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定要查明真相。另,查清洪承畴就任陕西督粮参政以来的所作一切,弄清楚其底细,明白朕的意思吗?”

    许显纯了然:“陛下放心,微臣明白。”

    上次皇帝这样吩咐的时候,还是为了拿下福王,现在区区一个延绥巡抚,竟然值得皇帝这样吩咐,让许显纯不由得对这洪承畴提起了兴趣。

    朱由检只是本能觉得,这是拿捏洪承畴极好机会,洪承畴竟然兵败,致使流贼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兵败有罪,是不是还打着以邻为壑的主意?若是能再查出洪承畴贪污受贿的证据,那是再好不过。

    至于进入山西的流贼,朱由检想了想,接连下旨:

    “传旨,命陕西总兵杜文焕率部驻府谷,伺机过河追击。”

    “传旨,命山西巡抚许鼎臣,率山西兵防守宁武关、兴县、镇西卫,堵住流贼南下太原府之路。”

    “传旨,命宣大总督张宗衡派兵防守朔州一线,堵住贼军入大同府之路。”

    三路军队齐压,足以把流民军包围在河曲保德州一带,他们若是不想被剿灭,不想被招抚,唯一能去的方向便是向西北进入河套蒙古人的地盘,若那样的话朱由检暂时不会去理会。

    王承恩迅速拟好圣旨,盖上皇帝大印,由信使飞马送往各地去了。

    随信使一起出发的还有许显纯率领的锦衣卫缇骑,向着府谷方向而去。数日后,到达府谷,宣读皇帝圣旨。

    “洪大人,陛下紧急召见,速速出发吧。”许显纯皮笑肉不笑道。

    洪承畴脸色苍白,仿佛老了许多,只是默默点头,便要随锦衣卫缇骑而去。

    “慢着,抚台若去,这府谷上万军队怎么办?”幕宾尤维帧急道。

    许显纯笑道:“这就不劳费心了,陛下有旨,让陕西总兵杜文焕暂管军队,伺机渡河追击贼军。”

    尤维帧道:“抚台,我随您一起去。”

    许显纯伸手拦住:“陛下只命洪巡抚一人见驾,再说有锦衣卫缇骑保护,尊驾就不必担心了。”

    “抚台......”尤维帧急道。

    洪承畴深深看了尤维帧一眼:“先生暂时留在府谷吧。”

    “许大人!”杜文焕抱拳行礼。许显纯乃是锦衣卫指挥使,皇帝的亲信,杜文焕虽然是总兵,却丝毫不敢怠慢。

    眼下不是上一世崇祯末年时,皇帝和朝廷权威仍在,别说许显纯这皇帝亲信,哪怕是一个七品文官,也能把这些将领压得死死的。要不然,袁崇焕凭什么能杀掉毛文龙,凭什么毛文龙手下不敢反抗?要知道,毛文龙可是挂将军衔的一镇总兵,正一品武将,单论品级比袁崇焕还高,而且同样有皇帝赐的尚方宝剑!

    “杜总兵,陛下的旨意你看到了吧?”许显纯似笑非笑道。

    杜文焕重重点头:“许大人有什么话尽管吩咐,末将一定听从。”

    许显纯笑道:“好,我也不废话了。我要抓一些人,比如洪巡抚身边那个幕宾,还有参将贺人龙,你弹压住军队,别给我弄出乱子来。”

    杜文焕道:“大人放心,谁敢乱来末将剁了他!”

    “我是延绥巡抚幕宾,你们岂敢如此对我?”尤维帧尖叫道,却被重重一拳砸在地上。

    “别说是你,便是延绥巡抚,老子该抓也一样抓。这些年死在咱们锦衣卫大牢的朝中大佬都不止一个,你又算个什么东西!”锦衣校尉不屑的道。

    “我一切都是奉命行事,此次兵败和我并无关系。”贺人龙声音低沉道。

    “有没有关系查过后才知道,怎么,贺将军你想抗拒不从吗?”锦衣校尉冷笑道。

    帐内外贺人龙部下有人脸色铁青很是愤怒,有人则脸色发白忧心忡忡,无一例外的,却没人敢乱动。虽然来传贺人龙的只是区区几个锦衣卫,但却代表的是皇帝,是朝廷,他们这些大头兵哪里敢乱来。

    “末将不敢。”贺人龙艰难的道。

    “放心,若真和你无关,自然会放你回来当你的参将,其他人都散了吧。”那校尉大大咧咧的道,押着贺人龙径直离开了营地。

    府谷县大牢,前后被抓了足足数十人之多,许显纯亲自坐镇审讯,一时间鞭打声惨叫声响起。

    在锦衣卫言行逼供下,能抗住不招的人不多。很快,一道道口供陆续录下,府谷之战的事情经过逐渐清晰。于此同时,洪承畴出任陕西督粮参政到延绥巡抚以来所作的种种事情,也都从其幕僚亲信口中逼出。

    许显纯亲自动手,把这些口供整理成册,派缇骑十多人,飞马送往清涧县。而此时,洪承畴还在往清涧县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