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承唐启明 > 第二十六章 众前尽显少年狂(七)
    擂台旁边计时的沙漏即将漏完,看到就要成和局了,曾葆华却是枪尖一晃,冒险抢攻。对手一见心里暗喜,先手则占先机,但是也会先露破绽。他沉着应战,右刀架住长枪枪尖,左刀却像毒蛇一样直钻曾葆华的腹部。

    曾葆华长枪前半截被夹住,似乎没有回旋余地。左手倒是可以拔刀,可对手故意站到了右边去,中间还横着一杆长枪,无法像此前那样使用左手刀。眼看对手的左手刀钻了过来,曾葆华只能左手拔出刀来勉强架住,却失去了先机。因为对手可以再变招,奔他的空挡,而他双手持枪握刀,用势已老,很难再变招。

    眼看要输了,只见曾葆华猛地向前一扑,右手把长枪当成横杆,猛地推了过去,正好贴身封住了对手的双刀双手,让他动弹不得。与此同时,曾葆华的右腿神出鬼没地自襟底猛地踢出,正中对手的腹部。没等对手回过神来,一脚接着一脚,接连四脚,把对手踢得连连后退。

    最后第五脚,直接把对手踢下台去了。

    对手站在台下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踢下台,按规矩已经输了。他气得把双刀往地上一摔,差点吐出几十升血来。

    在远处不起眼的地方,曾葆华一伙在内苑烤兔子吃叫花鸡时常来的那两位贵人,四郎和少年郎观看了全程。

    “四哥,想不到那个讨厌鬼挺厉害的。”少年郎拍着手说道。

    “原本只是以为他箭术了得,不想还有这等本事。应该上过沙场,懂得生死搏杀之术。”男子肯定地说道。

    “真的吗?我看他花样百出,但是打得很难看啊,又无比得卑鄙下流”

    “沙场上的战机转瞬即逝,大家都要在短短一两招里杀死对手。所以谁先找到对手的破绽就占了先机。那些打得花里胡哨的,上了战场,死得最快。”男子不屑地说道,“再说了,搏命厮杀,肯定是各种手段齐出了。卑鄙又如何?命都没了,高尚又有什么用?你看三哥,绝少跟人比斗,因为他的招数都是杀招,一出手就要取人性命。”

    “我叫武德司的人查过,这小子是蓟州渔阳人士,还是当地的世家子弟。到洛阳来是投奔故交长辈,礼部侍郎徐公。只是徐公父子奉诏出京宣旨去了,他只好请托谋了份县尉官职,暂居洛阳城。”少年郎若有所思地说道,“奇怪了,他堂堂洛阳县尉,怎么被差遣来参加这内侍省的比试,有些辱没他。”

    辱没?你不是天天在嘴里骂他吗,这会又好心了?六郎意味深长地看着少年郎,说道:“朝中政局波谲云诡,神鬼难测啊。河北文臣虽然隐隐得势,但他们的对手也不少。这位曾十三郎,不过区区县尉,注定是要成为棋子的。”

    “那这小子还真是亏死了。我听三哥说,燕赵之地,契丹累累寇边,无片刻安宁。河北更是不太平,连战了多年。他能从渔阳一路平安到洛阳,已是不易,也好不容易谋了个县尉之职,却不想却被派来参加这阉人举办的比试。赢了,没有什么好光彩的,可要是输了,那就这面子就丢得大了。真是倒霉催的!哈哈,真是太让人开心了,大快人心了!”

    少年郎拍着手开心地笑言道,“四哥,为什么我一听这家伙的倒霉消息,就觉得特别得开心呢?哈哈!”

    “这小子还藏着实力。”男子看着少年郎,哭笑不得,随即又说道。

    “四哥,不会吧,这小子还藏着掖着?”

    “这些内侍中选出的高手,也就是个样子货,多半没有上过沙场。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自然算不上像三哥那样真正的高手。而这小子,应该是亲历过生死沙场,只需拿出五成手段就能应付过去了。要是全使出来,就太张扬了,容易遭人嫉恨。”

    “如此说来,这小子还是有几分本事啊,打得也挺精彩的。咦,奇怪了,官家他们怎么没来?”少年一眼扫到了空荡荡的观礼彩台,好奇地问道。

    四郎冷冷一笑:“这些阉人,勾心斗角,捉摸主上心思是有一套。却是不识大势。内侍省搞这御前阅武大比试,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少年郎眨巴着眼睛,却没有听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六位优胜者都决出来了,除了曾葆华之外,都是内侍省的人。想想也是,内侍省举办的大比试,想在官家面前露脸的盛会,让受邀参加的禁军和地方好手喧宾夺主,内侍省的脸往哪里放?大佬们的颜面还要不要?

    所以既然有了曾葆华这位做代表,其余禁军和地方的选手们,在进了二十强后,都很默契地一一落败。这样即拿了奖品,又全了内侍省的面子,大家皆大欢喜。就算普三郎这样的,也是如此。前二十强拿了两个位置,名气打出去了,也在义父面前露了脸。再强行夺名次,反倒不美了。

    相比之下,曾葆华似乎胜出得最不容易,好几次差点被对手给弄死;但是好像又胜出得最容易,每回都像是时来运转,逆袭翻盘。那瞬间而定的两局,一般人看到的像是运气极佳,胡乱一蒙,居然戳中了对手的要害。苦战的几局,都是左支右绌,大部分时间处于下风,然后突然祖先保佑,被他寻到破绽,然后一击而中。

    除了少数看得明白的高人,其余的人都觉得曾葆华是这场御前阅武比试的“天选之子”,运气爆棚。

    这里面就有韩顺。他把手里的绣花手绢扭成了麻花,心里那个恨啊。我花费了那么多钱财,托了那么多情面,却没有伤及这厮的半根汗毛,真是太气人了!原本想在水和食品里下药,结果这厮防范得极为严密。不仅从外面自带食物和水进来,而且同伴随身携带,看护得极严,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这次韩顺做庄,已经投了不少本钱进去。结果曾葆华杀进了前六名,严重打乱了他的盘口。要是这厮再杀进前三甲,韩顺不知要赔多少,估计卖再多的屁股也补不回来了。想到这里,韩顺不由觉得身体某个部位隐隐作痛。

    姓乌的,现在就看你的了,要是你故意放水,就是跟普三郎勾结了!那就是我韩顺的敌人,以后定要你好看!

    到此时,韩顺还固执地认为曾葆华和普三郎是一伙的,一明一暗,故意来跟自己作对,毁自己的坐庄盘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