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其它小说 > 斗破之风起青山燕青山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北韩家
    “燕青山,见过韩伯父。”

    燕青山主动行礼躬身一拜,韩月父亲的目光颇为满意,笑着点点头之后,迎着燕青山二人入厅坐下。

    “燕小兄弟也是迦南学院内院的学生吧!内院收取学员颇为严格,能够进入其中,小兄弟也是人中龙凤啊!”

    韩月的父亲韩池笑着开口,作为韩家家主,他的实力接近斗宗,但面对燕青山也是感觉到了丝丝威胁,仔细探看发现面前这青年如同一潭深水,似乎根本看不到底。

    燕青山客套的回应道:“韩伯父谬赞了,青山不过是内院小小的一个学员而已,当不得人中龙凤的称赞。”

    “爹,他在骗你呢!这人就喜欢骗人,你可不能信他的鬼话。”

    韩月娇哼一声不满的看了燕青山一眼,接着对韩池开口道:“这家伙在在毕业之前已经是占据内院强榜榜首两年之久。

    而且他从入学院到毕业,中间才不到四年,创下了学院入校到毕业最快的记录……”

    韩月稍稍介绍了一下燕青山的情况,她可不想因为燕青山的低调而有些不长眼的族人乱找麻烦

    而听得她这话,大厅中那些韩家的人脸色皆是有些变化,他们对于迦南学院他们也是颇为清楚,自然是知道那里的学员大多天赋都是不弱。

    而能够成为内院强榜第一,霸榜两年之久,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更别说韩月所说的另外那一番话,从入校到毕业仅用了四年时间,创下了学院最快毕业的记录。

    这些若不是韩月说起,只怕谁也想不到,面前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青年,居然还有这般来历。

    ……

    深夜,韩家的庄园的一处院落之内,燕青山和紫妍被安排到了这一处院子,在将疑似醉酒的燕青山摆弄到床上之后,紫妍舒了一口气将周围韩家安排的女仆给使唤走了。

    紫妍坐在床上,戳了戳燕青山,“你真的是,明明不愿意和那些人喝酒……那些人明显就是故意的,一个接一个,一杯接一杯在灌你呢!”

    满身酒气的燕青山坐了起来,揉了揉紫妍的柔顺紫发,倚在床沿笑了笑道:“紫妍啊!应酬这事情,有些时候是不可避免的,毕竟这是月儿学姐的家族中人,我总不能拂了她的面子吧!”

    “哼!反正我就是不懂!”

    紫妍不满的躲避着燕青山把玩自己秀发的手掌,却又将娇小身躯送入他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完全靠在他的怀里。

    “呵呵……”

    燕青山笑了笑,轻捏了捏小女孩精致的琼鼻,闹着小性子的紫妍不满的拍开他的手掌后又转头,就是不理他。

    燕青山抱着紫妍,反手从纳戒当中拿出一柄折扇,又一手持着画笔,就在扇面之上开始作画,原本画着韩月的水墨图案之旁,一个巧目盼兮,美丽大放的韩雪活灵活现。

    紫妍果然还是耐不住的性子,没几分钟就自己转了过来,小手掌在燕青山眼前晃了晃,没反应,见他还是全神贯注的作画,小妮子有些不满了,“小燕子,小燕子!”

    “你这丫头!”

    燕青山有些不自在的低头,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叫他什么不好叫什么小燕子,低头揉了揉紫妍的秀发,嘟着嘴的紫妍顿时破功,张牙舞爪扑上来要他好看,但也是被燕青山轻易镇压。

    “小……那,那个,我上次就想问你了,你怎么又弄了把扇子啊!”

    紫妍扑倒在燕青山的怀里,好奇的指了指他手上的扇子,看着上边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美人儿有些羡慕,燕青山以她还没有长大为由,拒绝了在上边给她作画。

    “我准备以这个作为一个兵器,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很潇洒呢!”

    燕青山笑着将韩雪的肖像完成之后轻轻扇了扇,墨迹干透之后的肖像好似活了过来一样,纸上的韩雪,冷艳的气质下带了一丝微笑,一双眼睛当中好似尽是见到情郎的喜悦,仿佛都能发亮。

    “嘁!你这不是和那暮云差不多嘛!用这种东西当兵器,也是够了……”

    紫妍丝毫不看好他的想法,并以曾经败在燕青山手上的那个强榜第二暮云作为反面例子。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兵器,耍帅的东西而已!”

    燕青山手中的扇子一动一扇,又一合一握,自有一股风流潇洒,不凡气度,紫妍嘴上说着不好,但自己的眼睛却不自觉亮了起来,“紫妍,你可知道什么样的人会用扇子当兵器。”

    紫妍听了他这话摇摇头,她还真不清楚拿扇子当兵器的人是怎么想的,这东西又不是刀剑用的那么顺手,说它是奇门兵器另有妙用,但好像也没多少特殊啊!

    燕青山笑了笑之后道:“准确的来说,扇子其实并不适合当做兵器,劈砍不如刀剑,暗器不如飞刀飞镖,轻便灵活不如铁笔铁刺(判官笔峨眉刺),重量太轻打架没效果,太重又过于显眼。

    用它当兵器只会是自讨苦吃,但是在某一种情况下,它的作用还是不小的,就是你拥有绝对的实力,尤其是对上那些小女生的时候,用它就显得风流倜傥,潇洒不凡。

    所以啊!用扇子的不是附庸风雅的风流浪子,就是藏着暗器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你觉得我是哪一种。”

    燕青山这些话并非没有依据,看看前世的小说当中,用扇子的不是楚留香陆小凤这种风流浪子,就是霍都欧阳克这种想要假装风流浪子的卑鄙小人,正经人谁拿扇子当兵器啊!

    “哦……我说那暮云为什么……”

    紫妍长调着哦了一声,接着以玩味的眼神盯着燕青山,“我觉得吧……”

    她说话间双手双脚微微发力,嗖的一下窜出燕青山的怀抱,“你的鬼心思那么多,说你是后面一种绝对不会错……”

    这小妮子说完笑着就跑走了,燕青山摇头笑了笑之后也没有去追,紫妍说的话倒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他也没想过当什么好人。

    现实世界你当好人,如果出问题最多损失一下利益,在玄幻世界要是没点心眼,丢的就是自己的小命,所以他宁愿做一个有原则的坏蛋,也不当一个无底线的好人。

    “夜深了,起风了,天北城,也该变一变了……”

    燕青山步出院子,遥望着偏北方向,那儿是天北城另外一大家族韩家的驻地,也会是他这一次中州之行的第一个目标。

    ……

    “父亲,今日宴上我看你似乎有些郁郁寡欢,难道那洪家又来闹事了?”

    韩氏庄园家主府之中,韩月浸了块毛巾给自己的父亲擦脸,韩雪也是就在一旁,听到姐姐的话语之后,小脸蛋上满是气愤之色。

    “唉!!!”

    韩池叹息一声道:“天北城中,洪家的实力一向稍高我韩家一筹,一直想要独霸天北城,对我韩家总是百般不顺眼,以往实力相差不多,倒也没什么!

    但这一次情况有些复杂了,几年之前,洪家少主洪辰突破斗王后拜入风雷北阁,此后那洪家越发咄咄逼人了起来,前些天更是直接在城外截了我韩家的商队,若非韩临及时带人过去……”

    韩月蛾眉微蹙,“风雷北阁!这洪辰尚未突破斗皇,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外阁弟子,风雷北阁也不会冒着大不韪支持他们,洪家哪儿来这么大胆子。”

    四方阁中,风雷阁近些年来声势最隆,风雷阁分为东西南北四大分阁,分列中州北域四角,其中东阁为总阁所在,东阁阁主便是风雷阁的执掌者,四方阁四大尊者之一的雷尊者。

    风雷北阁位于中州北域的北边,距离天北城千里之外的栖凤山上,北阁阁主虽非斗尊,但也是成名已久的高阶斗宗,就风雷北阁的实力,也不是韩家能够招惹的起的。

    “大概是跋扈惯了,又自觉实力胜我韩家一筹,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掌控天北城了。”

    韩池苦笑着摇摇头,目光却又是一凛,寒声道:“不过这帮家伙若真以为我韩家软弱好欺那便是想差了,韩家没兴趣挑起争斗,但也不会坐以待毙,过两天我就去一趟洪家……”

    “韩伯父何必如此为难,这洪家既然胡乱伸手,直接灭了他们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一个声音自屋外而来,房间内的三人只觉眼前一花,燕青山的身影出现,一手持着折扇轻摆慢摇,缓步之间自有一股风流潇洒。

    “燕小兄弟,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韩池看着眼前突兀出现的燕青山,纵然韩月此前的叙说让他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着突兀出现的燕青山,他还是忍不住惊讶了。

    这般诡异的身法,声音当是从院中传来,可是人却在声音完全传来之前就已经到了,更关键的是,若非燕青山开口发声,他甚至都没注意到院中有人,一想到如果被这种高手近身,那么……

    燕青山走到韩池的对面,朝着韩月和韩雪笑了笑之后坐下,“字面上的意思,灭了洪家就是了。”

    韩池苦笑着摇摇头,“燕小兄弟实力强劲,有你为臂助,对付洪家当不在话下,但那洪辰可是风雷北阁弟子,如今身在栖凤山上,不好处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