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修真小说 > 长生庄主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楼兰王陵(四)
    见普罗斯朝着宁小堂等人扑去,萧沧海急道:“玄伽大师,赶紧走!”

    姬无涯冷笑一声:“萧沧海,你自己都快不行了,还管别人?管好你自己吧。”

    说罢,他趁着一个破绽,一掌打在了萧沧海的肩膀上,打得萧沧海嘴中喷出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普罗斯的身影也飞掠到了宁小堂等人跟前,而后猛地一掌轰了过来。

    “轰~~”

    凌厉的先天罡气,刹那间炸开。

    宁小堂神色淡然,在普罗斯扑向这边的那一瞬间,他便一下子解禁了自己的实力。

    而后,他的实力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提升着,先天初期、先天中期、先天后期、先天圆满!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

    快到了那位火莲教圣长老,甚至都还未来得及注意到宁小堂气息的变化。

    当他一掌轰向宁小堂等人时,宁小堂后发先至。

    只见宁小堂右臂随意地朝身前一挥,一道先天罡气凝聚而成的气幕,刹那挡在了前面。防止那位火莲教圣长老的攻击,波及到沈凝儿、玄伽大师等人。

    “轰~~”

    普罗斯一掌袭至,先天罡气骤然炸开。

    然而,宁小堂身前,仿佛有一道无法逾越的无形沟壑。

    那些能把巨石轰成渣粉的先天罡气,全部停在了宁小堂身前,被那道气幕墙给拦了下来。

    直到此时,那位火莲教圣长老,才终于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对手。

    他心中微微一凛,压根儿没想到,这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竟然会是一位同级别的高手!

    这是哪一位老家伙?伪装的真他娘够好!差点着了道。

    普罗斯心里恨恨想道。

    不过这时,宁小堂已一步迈出。

    他伸出一只手掌,对着普罗斯胸膛一掌拍了过去。

    宁小堂这一掌轻飘飘的,稀松平常,仿佛没有丝毫威力。

    但普罗斯目光却骤然一缩,一丝危险的气息在心底油然而生。

    他骇然发现,自己似乎根本没有时间躲避。

    因为宁小堂这一掌看上去速度很慢,实在快如闪电,快到了普罗斯只能硬着头皮,反手一掌硬接。

    “啪~~”

    掌掌相印,没有想象中震耳欲聋的声响,只是发出了一记轻微的声音。

    甚至于都没有先天罡气溢散出来,一切都显得平平淡淡,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然而这平静之下,却是更加猛烈而凶险的交锋。

    下一刹那,只见普罗斯整张脸骤然一变。

    他脸色变得惨白无比,眼中尽是骇然之色,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而他也确实遇到了最糟糕的事情。

    当宁小堂的手掌与普罗斯的手掌相印的那一瞬间,普罗斯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一身的功力,竟被压得无法动弹,先天罡气被死死压迫在了体内。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瞬间充斥他的心间。

    这一刻,他竟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普罗斯的感觉并没有错,下一刹那,宁小堂的手掌去势不变,仿佛一座巨大的山峦压迫而来,下方的蚂蚁根本无法改变山峦的走势。

    “咔擦~~”

    普罗斯整只手掌当即骨折,而后是整条手臂,仿佛扭曲的麻花,瞬间变了形。

    最后,是他半边身体,一下子凹陷了进去。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骤然响起,紧接着又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普罗斯整个身体当即倒飞了出去。

    他眼珠子突起,却已是生息全无。

    “砰~~”

    身体重重落在地面,紧接着“轰~~”的一声,无数先天罡气,从普罗斯体内爆发出来。

    原本凹陷变形的身体,顿时变得千疮百孔。

    宁小堂一掌解决了这位火莲教的先天境高手后,便不再多看一眼。

    他转过身来,一脸平静地望向正与萧沧海交手的姬无涯。

    姬无涯顿时全身的汗毛竖起,仿佛被远古凶兽盯上了一般。

    宁小堂从出手到彻底解决普罗斯,也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

    如此短的时间里,一位先天境中期高手就这样死了。

    姬无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是谁?怎会如此厉害?该死的,他究竟是哪个老家伙?”

    此时此刻,姬无涯已经彻底被吓得魂飞魄散。

    见宁小堂朝他望来,姬无涯哪里还敢停留,直接转身就跑。

    姬无涯一走,萧沧海自然也停了下来,他目瞪口呆地望着宁小堂。

    萧沧海怎么也想不到,玄伽大师会请来如此厉害的帮手。

    “一掌就击杀了普罗斯,这位朋友的实力,简直是……”

    萧沧海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了。

    “想走?还是留下来吧。”宁小堂淡淡开口道。

    他刚想追去,不过紧接着,宁小堂忽然心中一凛。

    只见姬无涯刚要逃进通道离开石室,就在这时,一阵凄厉渗人的笑声,突兀地在石室中响起。

    “嘤哩哩哩~~~”

    与此同时,整间石室四周所有的长明灯,骤然熄灭。

    “啊~~”沈凝儿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不过下一刹那,石室四周的长明灯,再次亮了起来。

    沈凝儿赶紧来到宁小堂身旁,抓着宁小堂的手臂。

    “小堂,刚才是什么声音?”沈凝儿十分紧张地问道。

    宁小堂脸色凝重,环视了一周,却依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玄伽大师、沈悦悦以及萧沧海,都向宁小堂这边聚拢过来。

    而姬无涯身影一闪,直接消失在通道中,朝着外面逃去。

    “阿弥陀佛,宁庄主,刚才的声音……”玄伽大师微微迟疑,眼睛朝石室中央那九口青铜棺望去。

    宁小堂却并没有看那九口青铜棺,而是不断扫视着四周,口中轻声自语道:“不对劲,虽然看起来还是一模一样,但终究是有些不同的。”

    沈凝儿见宁小堂自言自语,不由问道:“小堂,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今天好像是情人节来着,虽然很想说,让这个充满情侣的世界爆炸吧,但还是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玄伽大师等人,当即也都看向宁小堂。

    宁小堂刚要解释,忽然通道那边,传来一声姬无涯愤怒而茫然的咆哮。

    “该死的,这究竟是哪里?”

    听到这道声音,玄伽大师等人都一阵疑惑。

    只有宁小堂听懂了姬无涯这话的意思。

    他目光一凝,轻声说道:“看来,我的判断果然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