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玄幻小说 > 剑心通冥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抵达圣殿
    “为什么叫我停下来?”
    叶凡很是疑惑,这还是第一次,传承之塔主动让他停下来,要知道刚刚他可是打算一鼓作气,攻克第六幅去血脉图。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极限,而显然现阶段的下的主人五幅虚脉图就是极限,如果动用第六幅虚脉图后果很严重。”
    传承之塔的声音非常严肃,显然第六幅虚脉图就算叶凡能够领悟,那也是不能修炼的。
    “好吧,如果我要向继续修炼,不知道需要做些什么?”
    “提升剑道神木的境界,现在的化剑境界不足以支撑第六幅虚脉图的放大,如果强行使用,绝对会让剑道神木崩塌。”
    呃……
    叶凡对于这个答案很是意外,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的肉身不行,需要提升肉身,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剑道境界不够用了。
    叶凡没有质疑传承之塔的话,既然不能继续领悟第六幅虚脉图,那么不领悟也罢。叶凡很清楚强行修炼超越自身极限的力量,往往结果都不会美好,如今的他已经非常变态了,如果在变态可能会将自己玩死。
    “现在我们到了什么地方?”
    叶凡从闭关状态退出来,当他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发现九龙帝舰已经进入圣殿中。时间并未过去多久,差不多就是睡了一个晚上而已,这一切让叶凡有种恍惚的感觉。
    “叶公子似乎不一样了。”
    叶凡走出九龙帝舰时再度见到了月主,这个女人的眼睛非常的尖,一下子就注意到他的不同。
    叶凡当然清楚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他根本没有义务告诉月主。
    “那位神主在什么地方?”
    叶凡现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那位神主,他希望这人不是什么至神尊,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没有办法了。
    “神主自然就在圣殿,不过叶公子要见神主前还需要完成血脉的测试,这一点是我们圣盟的规矩,还望叶公子能够明白。”
    叶凡淡然道:“这些自然不成问题,我只是希望能够快点。”
    月主好奇道:“感觉叶公子似乎赶时间,可月主想不明白叶公子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叶凡淡然道:“既然你能知道我来自邪魔宇宙国,我想你应当能够猜到我为何这么赶时间吧。”
    这话让月主眉头不由一皱,她还真不知道叶凡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她没有问,而是道:“血脉的测试会秘密进行,叶公子不用担心暴露自己的叶族血脉。”
    这女人似乎在威胁自己啊。
    叶凡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不过他的心中却在冷笑。
    “我先后也参加了这么多次血脉测试了,难道圣殿的测试还有什么不一样嘛?”
    叶凡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这让月主一愣,不过她很快笑道:“叶公子有所不知,圣殿的血脉测试将会由我们圣盟亲自负责,这可不是眼前圣殿的那些简单测试,我们圣盟会百分百测出叶公子的血脉,这样也是方便圣殿进一步评定叶公子加入圣盟后将会受到怎行的待遇。”
    “无所谓了,我只希望一切都能够快些。”
    叶凡还是一脸的淡定,似乎这什么圣盟的测试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月主挑挑眉,对于叶凡这种自负感觉非常不爽,只不过这时候她也不想说些什么。
    “卑职见过圣使。”
    叶凡跟月主刚刚进入圣殿,一名紫袍男子就迎了上来,他的脸上满是谦卑,隔得老远就行礼。
    月主根本没有去看这些人,而是淡淡的道:“给叶公子安排最好的住处,希望这段时间不要有人去打搅他。”
    月主交代一番,然后急匆匆离开,似乎她要去见那个传说中的神主了。
    负责迎接月主的乃是圣殿的殿主,他这样的身份对月主表现的如此谦卑,这更进一很不证实了圣殿就是圣盟的附庸的事实。
    叶凡的心情还是比较沉重的,圣殿的存在对于他而言,就对是庞然大物一般的存在,如今的他根本不可能跟这样的组织对抗。可是叶凡并不想妥协,如果在他完全成长起来前不能跟圣盟对抗,那他希望自己能够悄悄的独立修炼。
    叶凡在圣殿住下来,不过让他皱眉的就是月主自从离开之后三天内都没有出现,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搞什么去了。叶凡非常恼火,既然那位神主就在圣殿,那么月主通知一声而已,不可能需要三天的时间,这只能说明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叶凡对于游览圣殿没什么兴趣,邪艳诸女还没有从传承之塔离开,他索性将身边其他女生叫过来。如今所有女神都已经换装备,这些自然都是兵巢跟母娘提供,只不过他再度看这些甲胄感觉差了很多。
    作为九重圆满阵尊,叶凡的眼光已经发生了质变,原先看上去非常不错的装备,现在看去非常简陋了。叶凡闲着没事干,所以决定帮助诸女重新打造他们的装备。
    《御天诀》最强大的地方是什么?
    叶凡认为《御天诀》最强悍的就是将力量放大,他相信自己的剑道神木最多也就地神尊级别,可是在第五幅虚脉图的帮助下,硬生生提升那么多。
    可以说虚脉图的方法作用是不可思议的,这东西能将一个人的实力无限提升,如果将虚脉图的原理运用到装备上,叶凡相信能够将一个神灵的实力直接提升一个台阶。
    叶凡现在闭上眼睛都能将前五幅虚脉图划出来,那负责的结构,看上去都能让人头皮发麻,可是在他的感应中却充满一种无法言语的韵律。
    要在一件装备之内写下这样庞大而复杂的虚脉图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如果完美的复制出来,对于时间的消耗非常夸张。叶凡认为百分百将虚脉图运用到装备中根本没有那个必要,他只需要从中抽出来真正能够放大人修为跟力量的虚脉。
    这些并不难,叶凡脑中很快出现一副简化了无数倍的虚脉图,它同样复杂,可是要说难度根本不到九幅虚脉图任何一份的万一。